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壳贝】一厢情愿的结局

不甜
几句话百万
看文鱼块👇
刘嘉裕真的太喜欢李京泽了,他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人。
刘嘉裕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他辗转流连在每一家夜店,热情似火的少男少女手到擒来。
可就是这样的大官人刘嘉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轻易地栽在了李京泽手里。
刘嘉裕第一次见李京泽的时候,李京泽还是个孩子,身上充满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嚣张,但又会在胜利是露出只属于孩子的笑容。当时刘嘉裕默默掏出手机推了晚上所有的邀约,盯着李京泽的小虎牙,捻了捻手指,想象手指划过小虎牙时的触感。
自从遇见了李京泽,刘嘉裕开始过起了清心寡欲的痴汉生活。按丁飞的话来说,就是跟中了邪似的。知道的人,明白刘嘉裕是因为李京泽开始洁身自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官人那方面咳咳出了什么问题呢。
后来李京泽加入了红花会,可把刘嘉裕给高兴坏了。提前三天就开始准备李京泽的到来,大张旗鼓,整得跟要结婚了似的。看见李京泽踏入工作室的门,正式加入红花会的那一刻,刘嘉裕甚至感觉有点想哭,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人生赢家。
丁飞表示刘嘉裕这个人真的太双标了,上一秒还威胁自己干活,下一秒面对李京泽就换上了温柔的痴汉嘴脸。
“刘嘉裕!爸爸饿了!”
“祖宗我们日料走起?”
“刘嘉裕!过来陪爸爸打游戏!”
“来了来了!”
时间长了,刘嘉裕和李京泽的日常大概就是腻死人不偿命的模式,以兄弟的名义过着恋人的生活模式?
用李京泽的话说就是,我本来只想当爸爸可是却被刘嘉裕宠成了祖宗。
旁观者丁飞先生表示,两个傻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有办法呢?
刘嘉裕一门心思宠着李京泽,也没想过李京泽对于自己是抱着怎样的看法,他本来也就没想过从李京泽那儿得到什么,从一开始,一厢情愿喜欢的不就是自己嘛。
但是李京泽又不是个傻子,他知道刘嘉裕宠着自己不就是因为喜欢自己嘛,他没想过拒绝,他挺喜欢刘嘉裕的,甚至想着反正自己也没有更喜欢的人了,就这么跟刘嘉裕腻在一块儿也不错啊。
刘嘉裕最近可真是开心坏了,他最近收到李京泽送他东西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其实原来李京泽也是有偶尔送刘嘉裕一点小礼物啥的,但是个傻子都知道,李京泽压根儿没认真选礼物,有些东西甚至刘嘉裕根本用不上。也就只有刘嘉裕这个傻子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摆在房间各个显眼的地方。
李京泽也是碰巧进了刘嘉裕的房间才发现自己送的东西有多么的freestyle,也是服了刘嘉裕这个傻子居然和这些东西共处一室这么久。
第二天一大早,没要紧事从来都拒绝出门的李京泽破天荒带着钱包正正经经地出门了。吓得丁飞顶着被刘嘉裕的起床气轰炸的危险冲进刘嘉裕房间叫醒了刘嘉裕。刘嘉裕迷迷糊糊大概了解就是他的小祖宗一大早出门了。
“他带钱了吗,给他送张卡去。”刘嘉裕从钱包抽了张卡出来递给丁飞,又躺回了床上。
丁飞默默对着刘嘉裕比了个中指,心里盘算着把卡里的钱都转到自己卡上的几率有多大。
“贝啊,你在哪?”丁飞手里拿着卡站在楼下才想起来问问李京泽在哪。
“老逼你干嘛问爸爸在哪?你暗恋爸爸啊?”
“去你的李京泽,你的壳让我给你送张卡过去。”
“靠,刘嘉裕真当自己包养爸爸了吗!”
“别墨迹了,你在哪儿呢?”丁飞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加上一句,你可不就是一直被刘嘉裕养着呢嘛。不过丁飞还是惜命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
“爸爸不告诉你!你回去吧!告诉刘嘉裕爸爸不要,让他不许来找我!”李京泽说完挂了电话顺便关机了。
丁飞举着手机站在楼下愣了一会儿,无奈回去把原话都告诉了刘嘉裕。刘嘉裕无奈地摇摇头,能怎么办啊,自己宠出来的祖宗自己受着呗。
到了午饭的时间李京泽终于回来了,正要从厨房出来找李京泽的刘嘉裕被李京泽勒令呆在厨房里不许动。刘嘉裕不明白李京泽到底在忙活什么,但是无条件的相信着李京泽。
几分钟后李京泽跑进厨房带着一身寒气搂住了刘嘉裕,什么都不说。刘嘉裕被李京泽冷得一哆嗦,止不住叨叨念。
“祖宗你怎么不多穿点啊!”
“感冒了怎么办!”
“我给你倒点热水喝一下!”
刘嘉裕轻轻挣开李京泽转身想去倒点热水给李京泽暖暖身子。
“刘嘉裕!你身上这么暖和借爸爸抱一下都不行吗!”李京泽一掌拍到刘嘉裕背上,疼得刘嘉裕龇牙咧嘴。转身搂住李京泽,感觉李京泽的体温逐渐和自己趋同,也就放心地拍了拍李京泽的背。
“刘嘉裕你回房间一趟。”李京泽推开刘嘉裕匆匆说了一句,就跑回自己房间,反锁上了门。
刘嘉裕关了火,走回自己的房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站在房门口刘嘉裕深吸了一口气。
走进房间,床上扔着购物袋。
刘嘉裕打开了购物袋,里面是衣服,款式熟悉得很,都是李京泽平时穿的款式。
这小子心疼钱找自己报销来了?
但是刘嘉裕看了眼吊牌就愣住了,这他妈都是自己的尺码啊!
不抱希望的猜测被证实了,李京泽拉着自己穿同款了。这个认知激得刘嘉裕手足无措。
“刘嘉裕!我饿了!”站在刘嘉裕房间门口。
刘嘉裕不说话,上前搂住了李京泽。
“刘嘉裕你快把你这一屋子的破烂东西扔了吧。”李京泽嫌弃的看着刘嘉裕的房间。
“都是你送的东西怎么能扔。”刘嘉裕扯着李京泽来到餐厅,给李京泽盛了汤,转身去厨房炒菜。
“爸爸以后又不是不送你东西了!整得跟爸爸多小气似的。”李京泽跑到厨房门口看着刘嘉裕炒菜说道。
“李京泽你又不穿拖鞋!”刘嘉裕把李京泽扛到餐厅又回到厨房把菜给端出来。
“刘嘉裕你房间真的太丑了。”李京泽没有放弃说服刘嘉裕扔东西的想法。
“哪丑了,我可喜欢你送的东西了。”刘嘉裕忙着给李京泽夹菜。
说来说去两人都快吵起来了,每次都向李京泽妥协的刘嘉裕,这一次固执的可怕。
吃完午饭李京泽气鼓鼓地把自己关在房间,任凭刘嘉裕怎么敲门都不开。
“祖宗,我扔了我都扔了,你要不要出来检查一下。”傍晚刘嘉裕又敲了敲李京泽的房门。
李京泽这才出来,看着刘嘉裕整整齐齐的房间,心里又有点不畅快,讨厌这么矫情的自己的,李京泽拍了刘嘉裕一下又把自己关房间了。
这下子刘嘉裕真是摸不着头脑,这祖宗又怎么了?
李京泽还是小孩子心性,晚上红花会有聚会,出发前就咋咋呼呼让刘嘉裕穿上自己给买的衣服说要秀一把。刘嘉裕也不提这衣服还没洗的事儿,二话不说换上衣服就揽着李京泽的肩膀出门了。
当晚,红花会众人表示这对狗男男真是没眼看。
“我靠,你们真的秀住了”
“老白和老万人确定关系的都没你俩这么腻歪!”
“万万!我就说今天要穿情侣装的嘛!”
“白曜隆你闭嘴!觉得我们狗粮吃不饱吗!”
“万万!你看飞总他凶我!”
“老飞你自个儿单身嫉妒不许欺负我老白啊!”
虽然讨论着讨论着重点变了但是轰炸的效果达到了,壳贝二人还是很满意的。至于偶然提到的确定关系这个说法,也被选择性地忽略了。
李京泽对刘嘉裕的转变,让旁观者都以为刘嘉裕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付出终于能够有一个美好的结果。但等来等去也没有等到二人确定关系的消息。
“老刘,你们到底确定关系了吗?”丁飞终于是忍不住了。
“没啊,确定什么关系啊,你想啥呢飞总。”
“我靠刘嘉裕你就甘愿一直这么耗下去?”
“丁飞,我喜欢李京泽,这是我一厢情愿的选择,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而把李京泽禁锢在我身边。”
“刘嘉裕你这个疯子!”丁飞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家兄弟的决定,除了支持,又能怎么办呢。
刘嘉裕对于自己和李京泽的现状很满足,他放任李京泽在各种场合撩妹,在李京泽喝醉后照顾他到天亮。
直到有一天,李京泽拉着一个女孩的手来到刘嘉裕面前。
“刘嘉裕!这是爸爸的对象!”
刘嘉裕突然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身上和李京泽同款的衣服变得烫人,仿佛要将自己融化。
“好了,人你也见过了,你回家吧,我就不送你了。”刘嘉裕听见李京泽对那个女孩说道。
“干嘛不送人家回去?”当女孩离开以后刘嘉裕问李京泽。
“外面这么冷,我要是感冒了你又要骂我了。”李京泽搓了搓鼻子,不敢看刘嘉裕的眼睛。
“不早了,睡觉吧。”刘嘉裕没有接李京泽的话,揉了揉李京泽的头,转身回房间。
“刘嘉裕你是不是不开心?”李京泽追到房间门口。
“我没有。”
“刘嘉裕你就是不开心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去分手的。”李京泽确实喜欢那女孩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为她而失去刘嘉裕时,突然就害怕了。
“贝贝你不能这样,我真的没有生气,我只是忙了一整天有点累了。”刘嘉裕安抚着李京泽也在安抚着自己。
“真的吗?我以为你要离开我了……”李京泽揉了揉眼睛,假装打了个哈欠掩饰眼角的泪花,“我也好累了,那晚安吧刘嘉裕。”
“晚安。”
刘嘉裕彻夜未眠,他很难过,他很愤怒,可是他即使这样也不愿意把负面情绪带给李京泽。
刘嘉裕从一开始就很明白,从喜欢上李京泽开始,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李京泽怎么做自己都没有资格去阻止。
刘嘉裕默默让自己远离李京泽,不想李京泽因为自己而离开喜欢的女孩,后来李京泽分手了,刘嘉裕又和从前一样,宠着李京泽。这就是刘嘉裕厉害的地方,他很好的控制着爆棚的占有欲,给李京泽足够的自由,深沉又热烈地喜欢着。
周而复始,刘嘉裕永远以兄弟的身份陪在李京泽身边,宠着李京泽。白天笑着看着身边的李京泽,夜里笑着看着那一箱被自己偷偷藏起来的李京泽送的“破烂”。
一厢情愿哪来的结果,幸福是属于两情相悦的,而李京泽,是刘嘉裕一厢情愿的幸福。
「一开始没想到会是虐文来着的」
「感觉把壳总写的不够霸气」
「不过感情就是这样嘛」
「谁投入得多谁就更难过」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