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壳贝】得不到

虐点不同所以不给予判断反正不甜
几句话带百万飞冉
祝你们看文鱼块👇
刘嘉裕是许多人羡慕的对象,有钱有才华有兄弟有追求者,什么都不缺,说是人生赢家也不为过了。刘嘉裕有个响亮的名号,大官人。为啥有这个名号,不用解释太多,大家都懂。他身边莺莺燕燕从来不少,他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片叶不沾身。他看似风流,男朋友女朋友,一个接一个,有些也许连他自己都没还没认清是谁,就被淘汰了。
但刘嘉裕并不开心,他也在深夜里做噩梦醒来身边却空无一人,他也在独自一人吃饭时突然没了胃口,他也在空荡安静的房间里偷偷抹眼泪。
刘嘉裕身后一直有一个人,他的兄弟,李京泽。
李京泽爱刘嘉裕,所有人都知道,刘嘉裕也知道。但这么多年了,刘嘉裕总是这样介绍李京泽“这我兄弟,李京泽。”残忍又令人安心。
刘嘉裕喜欢和李京泽倒苦水,李京泽默默地听着,和平时battle时嚣张得不得了的李京泽不同,这时的李京泽小心翼翼地挑拣着词汇去安抚刘嘉裕因为不满而急躁的情绪。得到安抚的刘嘉裕沉沉地睡去,而李京泽却因为担心刘嘉裕而盯着手机直到天亮,收到刘嘉裕一句“不好意思啊兄弟我昨晚睡着了。”,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李京泽也会在刘嘉裕朋友圈的评论下闹腾,仗着刘嘉裕对兄弟有着强大的包容心,各种骚话霸占了刘嘉裕的每一条朋友圈。有的时候闹腾过头了刘嘉裕也会生气,于是冲李京泽说着绝情的话,“李京泽我跟你真的没什么话题聊”“李京泽我真的尽力和你相处了,可是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做兄弟”,一把把刀子划着李京泽的心。李京泽颤抖着点开对话框不停地道歉低声下气,哪里还有平时嘚瑟的样子。
李京泽不是没人喜欢,天生的好皮囊,绝对强势的battle能力,强无敌的freestyle,无数的迷妹疯狂的追求他,仗义的性格也让他有着一帮为他操心的兄弟。可是李京泽就是爱着刘嘉裕,自虐一般,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
刘嘉裕隔三差五就领着自己的对象介绍给自己的兄弟们。
“大家伙儿!这我对象!”
“恭喜啊!”
“壳总666啊!”
“……”
欢呼闹腾的声音一阵比一阵大,衬得李京泽是那么的安静。
每当这个时候李京泽都会笑笑地来到这一对主角面前,冲着刘嘉裕对象笑着说“嫂子好,我叫贝贝,是刘嘉裕的兄弟,咱们加个微信吧。”
李京泽笑起来很可爱,所以李京泽从未被拒绝,每一次都能够得到他想要的,除了刘嘉裕。
李京泽抱着手机,翻着备忘录,把刘嘉裕的喜好还有禁忌等等复制粘贴通过微信发给刘嘉裕的新对象。李京泽并不想这么做,他多希望刘嘉裕因为不满意对象而分手,可是他又担心刘嘉裕因为对象而不开心。最终还是关心刘嘉裕的念头占了上风,李京泽把自己花了几年的时间才了解到的关于刘嘉裕的一切都发给了不过认识了刘嘉裕几天甚至才几个小时的人。刘嘉裕看过李京泽的备忘录,他惊叹李京泽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也清楚李京泽每回把这些东西发给自己对象的意思,但是他从未阻止,他享受着李京泽为他打理好的一切。
李京泽和人吵架了,battle king怎会输,但心情难免也有些沉。刘嘉裕发现了之后,找到那个人毫不含糊上去就是一阵怼,怼得那人灰溜溜地找李京泽道歉。李京泽开心得止不住地笑,十分爽快地就与人和解,差点就没感谢那人骂他了。为啥?难道李京泽脑子有问题?
“那是因为刘嘉裕帮我说话!我开心!”
当作为李京泽兄弟的王昊对李京泽的所作所为表示不解时李京泽这么一句话堵得王昊哑口无言。
后来王昊找了个男朋友,叫白曜隆,成天跟在王昊身后“万万”“万万”地叫着。李京泽在羡慕之余也偷偷为自己和刘嘉裕无果的未来难过着。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李京泽一如既往地爱着刘嘉裕,偶尔也会在看到白曜隆和王昊秀恩爱时大着胆子搂着刘嘉裕的脖子腻腻歪歪,而刘嘉裕也默许着李京泽的行为,从不掐断李京泽对自己的希望。
就在李京泽觉得自己是时候可以鼓起勇气向刘嘉裕说出自己对他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占有欲时。
刘嘉裕牵着一个女人站在大家的面前,宣布两个人已经订婚。
刘嘉裕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甚至对上了李京泽的眼睛,仿佛在奇怪为什么没有收到他的祝福。
那天晚上刘嘉裕请客吃饭,未婚妻坐在刘嘉裕的身边,脸上幸福的微笑真的很刺眼。
李京泽坐在离刘嘉裕最远的位置上,自顾自地喝着酒。刘嘉裕看在眼里,也只是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不劝也不关心。
李京泽喝醉了。
“王昊!你!陪我出来聊聊天!”李京泽摇摇晃晃站起身,扯着“王昊”走出了包间。
“王昊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刘嘉裕吗?”
“我跟你说,从我第一次见到刘嘉裕我就爱他”
“我爱了刘嘉裕这么多年我好累呀”
“刘嘉裕身边换了这么多人我还在,怎么样,我厉害吧!”
“可是我TM只是他兄弟啊!”
“我和刘嘉裕的关系?从来都是刘嘉裕决定的啊!”
“刘嘉裕说我们是朋友我们就是朋友。”
“刘嘉裕说我们是兄弟我们就是兄弟。”
“刘嘉裕要是说我俩是陌生人我也能低着头我就走!”
“王昊你说我这么多年了,我真的还不够爱他吗?”
“我好想告诉刘嘉裕我爱他。”
“可是我舍不得,我舍不得他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这不是他应该承受的。”
“他那么好,他应该拥有完美的未来啊……”
“我爱的刘嘉裕那么好……”
李京泽趴在“王昊”怀里睡着了。
“老刘,贝贝他还好吗?”王昊带着喝醉的白曜隆先走了,无奈的丁飞让毕冉先去把车开来,然后出来就看到李京泽倒在刘嘉裕怀里这一幕。
“没事,你把他带走吧,我和西先回家了。”刘嘉裕把李京泽交给丁飞转身就要走。
“刘嘉裕。”丁飞实在心疼怀里这个醉了还不停念叨着刘嘉裕的傻贝贝。
“怎么了。”刘嘉裕推了推眼镜问。
“你知道贝贝对你的感情吗?他对你那么好?”
“我知道。”
“那你就这么狠心吗?!你为什么不早点断了他的念想?!”
“是我求着他对我好的吗?”刘嘉裕淡淡地留下一句话,转身不再理会丁飞。
“飞总,你别怪他。”
“贝贝……你都听到了?”
“是啊,从一开始我就没醉。借着酒劲把话都说干净罢了。”李京泽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从丁飞怀里退出来。
觉得掉眼泪的自己特别丢人,于是低着头含糊道:“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一直都是我在单方面爱着刘嘉裕,他没有推开我没有嫌弃我我已经很感激了真的。”
“李京泽你别这样。”等了半天也不见丁飞把人带过来的毕冉刚到就听到李京泽这一番话,心疼之余默默牵住了丁飞的手。
李京泽看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抬头冲着两人笑了笑,很是可爱,“我挺好的真的,从一开始就没在一起过我有啥好难过的!你们快回家吧,我可不做破坏二人世界的坏人啊,我自己溜达着回去就好了。”说完转身就跑,不理会身后两人焦急的呼唤。
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冒,李京泽拿袖子狠狠抹着眼睛,双腿已经跑的发软,瘫坐在地上。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却发现自己忘了加刘嘉裕未婚妻的微信了。
李京泽低声咒骂着,却固执地将备忘录复制粘贴通过微信发给了刘嘉裕,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话,“这是给你的未婚妻看的。”之后便盯着屏幕发呆。
看着刘嘉裕回复的“好。”李京泽笑了,哪怕觉得鼻头发红眼睛都肿了,还是很可爱,可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第二天李京泽来到工作室,和往常一样在工作室和兄弟们打打闹闹,和往常一样黏着刘嘉裕,所有人都仿佛不记得昨晚的事。但刘嘉裕脖子上的红印,说明了一切。
“贝贝,还爱吗?”丁飞站在李京泽身边,看着前面刘嘉裕搂着未婚妻离去的背影。
“当然啊。”李京泽低头悄悄踩住了刚才滴落在地上晕开来的泪痕,“只要是他做的选择我都接受,只要是他,我就爱啊。”
「写不下去了」
「这篇是哭着写完的」
「没有很虐」
「这就是我和我小女友的故事」
「我就是那个义无反顾爱着的李京泽」
「很难受了没什么想说的了」
「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
「百万飞冉几句话也带了tag不妥删」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因为是你罢了

9.你抱太紧了!
“万万……”
“你又怎么啦……”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白曜隆第N次叫自己了。
王昊叹了口气,给白曜隆用热毛巾擦了把脸。
“万万我老喜欢你了”白曜隆搂着王昊不撒手。
热气在耳边环绕着,王昊感觉自己的耳朵快化了。
“你这小孩怎么这么麻!”王昊手忙脚乱地推开白曜隆。
“可是万万我真的好喜欢你呀。”白曜隆说着说着一个使劲儿把王昊推在墙上,抓着王昊试图反抗的手。
“白曜隆……”王昊感觉浑身都软了。
“怎么了万万。”头埋在王昊颈窝不乐意抬头的白曜隆闷闷地回应着王昊。
“你认真点,抬头,看我。”王昊轻轻的踩了白曜隆一脚。
白曜隆不情愿地抬头,看着王昊。
“白曜隆……你知道你都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吗?你真的都想好了吗?”王昊明白今后两个人都会面对怎样的困难,他并不是对白曜隆没信心,他是对自己没信心。
“万万,只要是你,我就一定会让我们幸福。”白曜隆堵住了王昊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嘴。
王昊感觉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甜腻浓稠,难以呼吸。
唇被白曜隆啃咬着,一丝丝的血腥味刺激着王昊的大脑。原本心里的一丝丝缠绕在一起的不安,都随着白曜隆的吻消失了。
主动搂住白曜隆的脖子,得到的是更加沉重的呼吸和更加激烈的深吻。
王昊感觉自己的肺已经变成一张纸了,白曜隆放开了他。
“万万,我们在一起吧”白曜隆把王昊按在怀里,很紧很紧,生怕王昊跑了似的。
“丫的小崽子你放开我!”王昊挣扎着要离开白曜隆的怀抱。
白曜隆垂下眼眸,松开了王昊,转身就打算出门离开王昊的公寓。
“诶诶诶!你去哪儿?”王昊一把扯住白曜隆。
“啊……我回家啊……”白曜隆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什么王昊要扯着他。
“你家钥匙都搁我这儿呢,你回家干嘛?”王昊好笑地从口袋掏出刚才在草坪摸了半天才找到的钥匙。
“万万!我……我不是故意撒谎的……”白曜隆更垂头丧气了。
完蛋,这下万万肯定生气了。白曜隆心里想。
“这次先不跟你计较。”王昊没有把钥匙还给白曜隆,而是又放回自己口袋。
白曜隆看着王昊的动作,仿佛丧失了说话的能力,愣愣的看着王昊。
“看什么啊你这个负心汉?亲完就打算丢下我回家?”王昊笑着看着白曜隆。
“可是万万你不是讨厌我吗……”白曜隆感觉自己脑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我什么时候说我讨厌你了?”王昊也愣住了。
“可是万万你刚才都不让我抱你。”白曜隆大着胆子拉住王昊肉肉的手。
“傻子,你当你哥我不用呼吸的吗?抱这么紧我不得喘两口气啊”王昊主动抱住了白曜隆,“别抱这么紧啊,你哥我还得呼吸呢。”
白曜隆这才反应过来,王昊这是接受自己了!
“万万我真的贼喜欢你了!”白曜隆回抱住了王昊。
“诶诶诶!白曜隆!你抱太紧了!”王昊表示有点后悔答应这只蠢龙的告白了。
「我回来了」
「太久没有更新所以送上上一章链接」
「http://hanlihanqi.lofter.com/post/1f15e99b_116c9fbb」
「还有一个月就要省考的我快废了」
「在构思结尾了」
「感觉跟最初定的双标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是甜甜的就好啦」
「真的很不会写甜文啊啊啊」
「希望大家看文鱼块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短篇]药

ooc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看文鱼块👇
王昊是白曜隆的药。
不是精神上,是生理上的药。
不是春药,是救命的药。
白曜隆出生时就生了场大病,至于是什么病医生并没有透露,只是带来了王昊,带走了一大笔的钱。
王昊每个月都要抽血,一开始他反抗但是总会被压制被惩罚,到后来他就懂了,反抗是没有用的。所以之后他甚至可以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血被倒进一个黑乎乎的药罐,那个药罐散发的气味让他有点想吐。
白曜隆每个月都要喝药,一开始他很讨厌这个药因为他觉得这个药散发着让他不安不舒服的气息。
白曜隆总是做梦,他的梦里总有一个身影,那个身影一直走着,白曜隆想追,但是追不上,总是差一步差一步,追上了也就醒了。
王昊也总是做梦,他总是在梦里不停歇地走着,甚至跑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不见身后。
两个人以这样奇妙而又带着一丝扭曲的血液关系活着,活了18年。
王昊在21岁的时候获得了自由,那年白曜隆18岁。
在白曜隆20岁的时候,他遇见了王昊,在一家酒吧,王昊是驻唱。
不管是hiphop还是流行,都让白曜隆迷上了王昊。
白曜隆忍不住地去接近王昊,他总觉得王昊非常的熟悉,一见到王昊他就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兴奋了起来。
王昊不是没有注意到白曜隆,一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大个子。这个大个子从来没有追上过自己,一直在他身后,看似礼貌却又能让你时刻感受到的距离。
“嘿,要不要加个微信”明明王昊才是被尾随的那个,确是王昊主动开口搭讪。
从微信聊天到面对面聊天再到肢体肌肤上的聊天,两个人的进展都过于顺利,两个人都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契合。
再后来,一个冬天,一个让王昊心冻住的冬天,一个让白曜隆病了的冬天。
白曜隆病了,一开始是感冒,却一直不见好,躺在床上,无精打采。
直到白曜隆家里来人了王昊才知道,过去的那18年,自己就是成了白曜隆的药。
没有想到,现在的王昊,又成了白曜隆的药。
王昊每天都在抽血,脸色一天比一天不好,但是白曜隆却不见好转。
王昊坐在床边,摸着白曜隆的脸。
“他的身体比谁都健康,就是先天的心脏问题,要是能换个心脏,他就比谁都健康了”
医生的话在王昊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
“万万……你还在,真好”白曜隆每天醒过来的第一句话都是这句。他都知道,他知道王昊在拿自己的血来救自己,看着一天天消瘦的王昊,白曜隆恨如此没有用的自己。
“万万,让我安乐吧”白曜隆抓着王昊的手认真地说。
“白曜隆你他妈的说什么呢!”王昊要不是看白曜隆躺在病床上,差点就给白曜隆一巴掌。
“万万……我累了。”白曜隆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老白你别这样。”王昊紧紧攥着白曜隆的手,“都会好的,相信我。”
“万万,让我安乐吧”白曜隆已经没了撒娇赖皮的力气,只有默默地摩挲着王昊的手。
王昊没有说话,病房里沉静了很久很久。
“好。”王昊突然拥住白曜隆说道。
白曜隆笑了,太久没有看到白曜隆如此开心的笑容的王昊,也笑了。
两个傻子,笑着,流着泪。
针扎进了白曜隆的血管,冰冷的液体注入,白曜隆带着笑容睡着的。
他又做梦了,那个总是追不上的背影,终于在前方停下,终于追上了,这一次白曜隆没有醒,他看见那人转头,是王昊。
王昊躺在手术台,手里攥着一张纸条,是白曜隆给的:万万你要找一个会逗你开心会照顾你的女孩子好好生活,我不要你老了躺在病床上周边只有医生和护士,我希望你可以子孙满堂开心地过一辈子。
“医生,能帮我转达一句话给他吗?”
“你说吧。”
王昊很感谢医生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否则他怕自己舍不得离开。
“麻烦你告诉他,我很爱他,请他要做最快乐的他”
“好的。”
王昊缓缓地闭上眼睛,他能感受到胸膛被打开的声音,他睡着了,他做梦了,梦里他停下了脚步,转头拥住了一直在他身后的,白曜隆。
白曜隆醒过来了,这次他睁眼看到的不是王昊而是白家的人。
白曜隆被一群人的嘘寒问暖弄得头痛欲裂。
“王昊呢?”
病房里突然安静了。
“白曜隆你醒了?”医生推门而入,看着病床上的白曜隆,眼里有不知名的情绪。
白曜隆不是傻子,他问:“医生,他在哪?”
“他说他很爱你,请你做最快乐的你。”
医生依旧没有说那个他是谁,但是白曜隆懂得。
白曜隆明白了,他明白自己失去了,也明白自己为什么失去了。
白曜隆捂着胸口,隔着刀疤,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心跳,那是王昊的心跳。
白曜隆出院之后,越来越把自己活出了王昊的样子,厚重的卫衣,温暖着胸膛,温暖着刀疤。温暖着王昊的心。
当白曜隆出院后第一次打开了微博,收到了一个月前的特别关心提示,是王昊的微博:我是你的药,我便该救你。
白曜隆砸了手机,砸了屋里的一切,他愤怒他痛哭但是他身体里的心,一直都平稳地跳着。仿佛理应如此。
爱人兴许不会是那个能够保你一生健康平安的人
但是爱人一定是那个让你安心快乐的人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你是我的药
上瘾的药
救命的药
「一篇莫名其妙就写出来的文」
「大半夜的脑洞」
「胸膛被打开那个好像有点病娇」
「不管咋么样」
「祝你们看文愉快」
「反正我写文挺愉快的」
「不要看霸王文嘛」
「给你卖个萌你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Caramel_Journal 哒啦啦啦

太喜欢这两张了,准备和女朋友当情头使辣!
感谢授权! @奶泡包 调的不好见谅!

[短篇]被虐的我

被虐的我
|本文来自美妞的自述|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全文完|
|假的假的|
▼|翻译|▼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美妞。
今天我要讲一讲我的主人王昊和他对象的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主人总是抱着手机盯着屏幕笑,都不带搭理我的。
到后来他参加红花会聚会回家时总是穿着不是他的style也不是他的size的外套回家。
我才不管他穿什么衣服呢,可是他总是回家以后忘记给我喂东西就一脸羞涩地回房间,真是太过分了。
有天夜里,我的主人带了个男人回家,这个男人我认得,也是红花会的,好像是叫白曜隆吧。老是嘚嘚瑟瑟地说自己是崩天白龙的傻大个。呵,我东北第一美狗,美妞本妞我说什么了吗。
他们刚回到家,白曜隆就拥着我的主人准备进房间,一股子酒味,我本来是不想过去的,但是我真的好饿啊,所以叼着碗拱了拱他们的腿。
我的主人挣脱了白曜隆的手臂去厨房给我倒狗粮,我真开心,主人还是在意我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顿正常的狗粮了。
当我吃完满满一碗的狗粮心满意足地想去睡觉时,我听见主人房间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这个混蛋白曜隆!居然敢欺负我的主人!
门没锁,我冲了进去,只看到了两个交叠的身影,下一秒我就被一团被子盖住了,等我挣脱了被子发现我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又冲到主人的房间门口,却发现门锁了,我好担心啊,可是主人说过大晚上的不能乱叫会扰民的。
后来呢,我趴在房间门口睡着了。
第二天我看见我亲爱的主人脖子上有奇怪的红印子,我凑上去舔了舔,可是很快我就被那个叫白曜隆的人拉开了。
肯定是他干的!
我想起来昨天晚上房间奇怪的声音,一定是他欺负我主人了。
我冲着他大叫,哼,现在可是白天,怕了吧。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亲爱的主人制止了我,并且告诉我以后他也是我的主人了。
我看一眼嘚嘚瑟瑟的傻大个,哼,才不想理你。
我以为我的反应会让主人打消让白曜隆也成为我主人的念头。
但是后来我发现是我太天真了。
白曜隆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家里,后来甚至提着大大的行李箱住了进来。
他天天给我买好吃的还带我出去玩,我突然觉得多一个主人好像也不错,但是后来的后来,我发现我还是那么的天真。
过了很久很久,我的两个主人依旧天天腻歪在一起,他们一起穿各种同款,一起窝在一个单人沙发,我总是一不小心就能看到两个交叠的身影,我还是很想冲着白曜隆吼两声,因为现在连他也忘了给我准备狗粮了!
不过我好像很少觉得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稀里糊涂写完了」
「感觉好像并不甜」
「果然短篇还是写虐比较好」
「最近开始抓紧更新我的长篇了」
「下一篇的短篇决定写虐的」
「感谢阅读」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因为是你罢了

8.
“刘嘉裕我要吃肉。”李京泽把游戏手柄扔在一旁,整个人窝在刘嘉裕怀里说道。
刘嘉裕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1点多了。
“别吃了吧,太晚了。”
“刘嘉裕!你是不是以为你已经追到我了!我告诉你!还没有!”李京泽从刘嘉裕怀里爬起来。
“祖宗啊这么晚了吃肉对身体不好,我明天带你出去吃好不好。”刘嘉裕把李京泽重新搂回怀里。
“可是我现在就想吃肉。”李京泽把刘嘉裕的手抓在手里扯来扯去。
刘嘉裕正想着怎么把自家祖宗哄好,怀里的人就在自己手上胡乱抹了两把,一口咬上去。
“我靠!李京泽!你松口!”怀里的祖宗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臂。
李京泽抬眼看了刘嘉裕一眼,只是一眼,刘嘉裕就感觉心头一紧。
李京泽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看看自己咬出的牙印,满意地用舌头舔了舔。
刘嘉裕感觉自己快疯了。
一个使劲儿把李京泽摁在沙发上。
“贝贝……”刘嘉裕覆上了给自己手臂留下印子的嘴。
李京泽承受着来自刘嘉裕的深情,他知道,身上的这个人,是真的爱他。
两个人跌跌撞撞进了房间。
李京泽陷在柔软的被子里,搂着刘嘉裕的脖子,太舒服了。
“滚去洗澡。”李京泽推开不断在自己身上留痕迹的刘嘉裕,“你丫属狗的啊。”
刘嘉裕轻笑了一声,这小祖宗,明明喜欢得紧还要嫌弃自己。顺从地走进浴室,水声传进李京泽的耳朵。
李京泽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生理和心里上的舒坦,让李京泽萌生了睡意。
等刘嘉裕从浴室出来,迎接他的,是一个睡得留着哈喇子的李京泽。
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床的另一侧躺下,刘嘉裕搂过李京泽,轻轻吻上李京泽的额头,虔诚,幸福。
这大概是幸福的夜晚。
然而王昊看着逢喝必大的白曜隆,把持不住自己的教师职业操守了。
“大爷的白曜隆!喝这么多干啥玩意儿!”王昊把黏在自己身上的白曜隆往下扒拉。
“万万,我好喜欢你哦”白曜隆搂着王昊说。
王昊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原来被喜欢是这样的?
「好短小噗噗噗」
「肾都给了这篇长篇」
「高三党哭泣」
「因为没有飞毕所以没带tag」
「结尾有百万所以还是带了百万tag」
「[人工加亮][预告]近期会有短篇」
「再吞上图」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因为是你罢了

7.恋爱的酸臭味
刘嘉裕扯着李京泽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
“刘嘉裕我要去你那儿打游戏。”李京泽伸了个懒腰说。
“好。”刘嘉裕还想着怎么把人带回家,这宝贝就自己送上门了。
这边白曜隆就没有这么顺利了。
“万万,我没带家里钥匙,去你那儿好不好。”白曜隆想着和王昊彻夜探讨一下关于表妹的问题。
“扯犊子,小逼崽子你别装了。”王昊又不傻,把这龙带回家还得了。
“我真的没有带呀。”白曜隆拉着王昊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从外套口袋到紧身牛仔裤的口袋。
“好啦!知道啦!”王昊感觉再摸下去就得光顾马路对面的小旅馆了。
得到准许白曜隆高兴的搂着王昊傻笑,瞅都不瞅一眼刚才被自己扔到草丛的钥匙。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王昊突然让白曜隆站着等他,自己跑回刚才两人站着的地方,蹲下身不知道在干嘛,过了一会儿跑回了白曜隆身边。
“怎么了万万?”白曜隆有点心虚。
“没事,我以为我手机掉了,后来想起来我放外套口袋了。”王昊压低了帽檐说道。
“我们散步回学校开车吧。”白曜隆偷偷牵住王昊的手,十指相扣。
“嗯。”王昊被牵着有点不太自然,但又挺高兴的,没有挣扎,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两对小情侣都腻歪着呢,丁飞呢?
“潇洒!你又尿我鞋上!”丁飞寻思明天不然吃狗肉火锅吧。
“这双鞋你不是早就想换了吗?”毕冉淡淡地说道。
“我今天这么被欺负你也不安慰安慰我。”丁飞挂在毕冉身上。
“那你要我怎么安慰你啊。”毕冉早就看透了丁飞心里的小九九。
“是你,怎么都行啊。”丁飞在毕冉耳边低声说道,手顺便揉了一把毕冉的屁股。
“哦?这样吗?”毕冉忍笑揉了揉丁飞烫的蓬蓬的头,“那就这样吧。”
留下丁飞楞在原地。
“媳妇儿我还是难过!”追上毕冉一把搂住。
“能不能……再安慰一下呢”丁飞咬着毕冉的耳朵含糊道。
毕冉感觉背上窜过一阵电流,咬牙转身抱住丁飞的腰,把头埋在丁飞的颈窝。
“那你就做到你开心吧。”毕冉说话时呼出的热气瞬间升高了两人的体温。
“媳妇儿想在哪里哄我开心呢,嗯?”丁飞一边说着一边在毕冉脖子上留下一串红印。
“回……回休息室。”,来不及回家了,毕冉身子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丁飞身上。
夜色正好,在休息室,演奏了一整夜的爱情协奏曲。
第二天那家名叫“锅”的饭店,日上三竿才开门,烫头的老板面带笑容,偶尔被牵扯到背部的肌肉痛得龇牙咧嘴也冒着喜气。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呐!”丁飞伸了个懒腰说道。
于是后脑勺就得到了来自收银台旁的休息室飞出来的枕头的攻击。
“媳妇儿让你受委屈了。”丁飞走进休息室,搂着一身“小草莓”声音沙哑的毕冉。
毕冉没有理他,转了个身,背对着丁飞。
丁飞默不作声地搂上去,“那我来安慰安慰你吧……”说完又在毕冉脖子上种上了新鲜的草莓。
“你出去!”毕冉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不行不行,我要安慰你呀。”丁飞不依不挠。
于是呢,那家名叫“锅”的饭店,才开了10分钟,又关门了。后来有人听说,老板连着一个月都住在饭店大厅,连休息室都没得睡。
「百万还有壳贝的夜晚下次再写」
「麻人的东西一次写太多对肾不好」
「我是语言上的司机文笔上的小白花」
「真正的车估计是没有了」
「没有石墨哪来的车啊」
「我的手机装不下其他任何软件了」
「有人说觉得毕姥爷被我写得不够仙」
「可是我觉得在爱人面前当然就是各种诱啦」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因为是你罢了

6.所以丁飞真的好气哦
“所以你为什么突然亲我?”王昊吃饭的时候问白曜隆。
“是万万你的错。”白曜隆嘟嘟囔囔说道。
“嗯?几个意思?”
“万万你吃爆米花的时候咬到我的手了。”白曜隆想想那个触感都要石更了。
“吃你的饭吧!”王昊看白曜隆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一脑子黄色废料了。
丁飞表示这段对话信息量太大了,于是转身抱住坐在沙发吹箫的毕冉思考人生。
“你怎么了。”毕冉见丁飞一脸的怀疑人生,便停下问道。
“老万怕是要嫁出去了。”丁飞把毕冉的手抓在手里揉着,艾玛媳妇儿的手手感真好。
“丁飞!你这儿有啥辣菜啊?”刘嘉裕也正巧来吃饭。
“菜单自己看啊。”丁飞表示抱着自家媳妇儿并不想动。
“店还开不开啦,小心没钱给潇洒买狗粮。”毕冉拿箫敲了敲丁飞的头。
“让潇洒赚钱养我们呗。”丁飞拒绝挪窝。(潇洒:???)
“快去。”毕冉纠结了一下在丁飞脸上亲了一口,耳根通红。
“得嘞!”丁飞揽过毕冉来了个深吻。
看着毕冉害羞的神情真想把人都赶走关店做点运动。
“丁飞你真的贼麻了!”角落的王昊调侃道。
“谈你的恋爱去吧!”丁飞毫不客气地反击。
“老万你也在这儿啊。”刘嘉裕点完菜扯着李京泽走到了餐厅角落,“凑一桌呗。”
刘嘉裕正要坐下,突然感觉自己被杀气锁定了。
“你敢?”王昊说道。
“我靠,那为什么这家伙可以坐这里!”刘嘉裕不服气地大叫。
“叫什么叫!小点声儿!”丁飞烦着呢,要不是这四人,自己就可以和毕冉来一段爱情的鼓掌。
“刘嘉裕,我要坐那儿。”李京泽指着大堂正中间的位置说道。
“好好好,我们走。”李京泽都发话了,刘嘉裕哪敢不听,好不容易和这祖宗出来吃顿饭,祖宗说啥就是啥。
“王昊,牛逼了。”李京泽转头跟王昊笑,都是兄弟,啥都懂。
“吃你的饭去吧。”王昊耳根全红了。
“老万,上次跟你说的事想的怎么样了!”李京泽突然想起来之前和王昊提了一下去见他一个表妹的事。
“再说再说。”王昊看着白曜隆一脸探究的表情,心虚得很。
“我可跟你说我表妹长得可好看了,身材也不错啊,犹豫啥呢!”李京泽一肚子坏水。
“万万……”白曜隆不开心了。
“你吃饱没,吃饱我们走吧。”王昊看出李京泽的目的了,决定走为上策。
“丁飞!结账!”没打算听白曜隆的回答,王昊扯着白曜隆起身走人。
“快滚快滚。”丁飞巴不得他们快点走。
“你有表妹?”刘嘉裕问。
“怎么啊?壳总看上了?”李京泽饭也不吃了,双手抱胸靠在座位上。
“哪有哪有!我就问问。”刘嘉裕连忙解释。
“我看壳总挺感兴趣的嘛,来来来照片给你看。”李京泽坐到刘嘉裕旁边掏出手机把相册打开凑到他面前。
“李京泽,你知道我只对谁感兴趣。”刘嘉裕抢过李京泽的手机关掉放进自己的口袋,扳过李京泽的头强迫李京泽看着自己。
“我怎么知道!”李京泽心跳加快但是还是嘴硬。
“你真的不知道,嗯?”刘嘉裕凑近盯着李京泽的眼睛。
呼吸交缠在一起,李京泽感觉自己的耳廓在发烫,“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刘嘉裕看着眼前这个别扭的人,轻笑了一声,李京泽正要问他笑什么,突然就瞪大了眼睛,唇上柔软的触感,什么都懂了。
其实也许在更早之前,李京泽就懂了,只是李京泽不愿意主动去捅破,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被关心的感觉,害怕失去被宠着的幸福,害怕,害怕失去刘嘉裕。
“喂喂喂,大堂中间的,吃完了可以走了,真的。”丁飞一脸怨念地开口,我还想和毕冉来一场爱情的鼓掌呢,你俩搁我这儿亲啥亲。
“那我俩走了啊,你兄弟我碰上大喜事儿,这顿你请了啊。”刘嘉裕搂着李京泽也就这么走了,也不理会丁飞在背后气的快背过气去。
「因为今天还写了壳贝在一起所以加了tag」
「我觉得我该想想结局了哈哈」
「总是忍不住忍不住就往虐的写」
「这章写写删删断断续续的」
「逻辑不通就假装是通的吧哈哈」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短篇]不负君


ooc我的
“你赢了。”
“王昊,你知道的,我只想要你。”
“江山是你的了”
“王昊,我只想要你”
“我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
“不,你永远都是我的”
“皇上万岁”
王昊不想再和白曜隆争论,突然向白曜隆跪下。
白曜隆扔掉手里的剑,一把扯过王昊。
“为什么!我从头到尾想要的只有你啊!”
王昊面无表情,盯着白曜隆的眼神有些颤抖。
“万万,为什么我们回不去了,我爱你啊。”
“万万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啊。”
“万万万万万万……”
白曜隆抓着王昊不愿意松手,嘴里喃喃着王昊的小名。
王昊有些许动容,他怎会不爱白曜隆,但是,不可以,白曜隆应该是一个受到万人敬仰的君王,不应该因为自己而受到任何的闲言碎语。
“白曜隆,你滚吧,从今以后你当你的君王,我当我的一介草民。”王昊定了定心神,甩开白曜隆的手。
“你以为你能走?”白曜隆怒极反笑。
“恳请皇上放过草民。”王昊向白曜隆跪下却依旧挺直了腰板。
“不,你不要跪我。王昊你知道的,我舍不得。”白曜隆一把拉起王昊。
“放过我吧,小白。”王昊轻声道。
听到久违的称呼,白曜隆浑身一震。
“你再叫一次。”
“小白。”
“万万,抱抱我。”白曜隆眼眶都红了。
王昊叹了口气,最见不得白曜隆这个样子了。轻轻的搂上去,熟悉的怀抱让王昊闭上了眼,仿佛回到了从前。
“万万,对不起。”恍惚间王昊听见白曜隆在耳边轻声说道。
王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王昊醒过来的时候,除了脖子有点疼以外,没有什么不适。
“醒了?”
王昊后知后觉发现腰上横着一条手臂,是白曜隆。
“皇上,请自重。”王昊只是说着,却贪恋着白曜隆的怀抱。
王昊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压在身下。
白曜隆的唇磕上了王昊的唇,也不知是谁嘴里传出来的血腥味,让王昊瞬间清醒过来,猛的推开白曜隆。
“白曜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王昊伸手给了白曜隆一巴掌。
白曜隆低下头,王昊看不见他的表情。
“小白……我……”王昊后悔了,两人相爱,为何要互相折磨。
白曜隆起身快步走出房间。
“来人,看着这间房间,不许里面的人踏出来一步。”王昊听到白曜隆对门外的人说道。
逃不掉了。
白曜隆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房内一阵痛呼,冲进房间。
“王昊!!!”白曜隆彻底慌了,“快叫太医!”
看着王昊肚子上的那把匕首,白曜隆颤抖着不敢上前。
“万万,你别动,你千万别动好不好。”
“白曜隆,我们……是没有未来的”巨大的疼痛使王昊的声音变得飘忽。
“王昊你闭嘴!”
“你听我说好吗。”
“我不要,你这样说话我听不清的,我要等你好起来好好跟我说。”白曜隆执拗地摇头。
“傻子,你过来仔细看看我的伤口。”
白曜隆红着眼眶看向王昊的伤口,与匕首接触的地方隐隐发黑。
“你还下了毒?”
“你要不要听我说。”
“王昊你有病吧!我不听!”
“唉……”王昊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太医姗姗来迟,王昊已经断了呼吸。
白曜隆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这间屋子,这是王昊一直住着的屋子。
白曜隆坐在地上,两脚一伸,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箱子,这个箱子很隐蔽,若不是留心寻找,根本找不到。
白曜隆把箱子拖出来,打开之后,他抱头痛哭。
是字,是王昊写的字,字字句句,写的都是白曜隆。
“甘舍命,只为白”
“只愿拥曜隆,不顾江山”
“……”
一张张写的白曜隆,一张张阐述着王昊的爱。
可是,白曜隆啊,知道的太迟了。
皇宫起火了,是王昊的屋子,啊不,是白曜隆和王昊的屋子。
那天离开的,不只是王昊,还有白曜隆。
“万万,等我一下好吗,我都知道了,我来了。”白曜隆抱着箱子时说道。
「只想骂一句:吾去汝母逼」
「再也不写古风系列」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这种画风」
「以后就要沉迷粗口无法自拔」
「希望各位小姐姐不要看霸王文靴靴」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