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骸云】The old time (短fin)

淦,深夜激动,和骸云梦里见了

Dynasty丶夜年:

  hello我是卖甜饼的阿年
  
  这次是互换和吃醋的故事,还是甜饼
  
  算是庆祝我终于放假,至于情人节贺文,毕竟我懒癌晚期,随随缘……我们佛系玩家心如止水(其实就是懒)
 
  好啦食用愉快
  
  ——————
  
  关于自己究竟为何又是怎样与六道骸走到一起这个问题,云雀曾不止一次的思考过,从十年前的死敌到如今的枕边人,时光究竟能把一个人改变到何种程度,将事物刻画到何种模样,或许个中滋味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十二点整,失眠整整一小时的云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动作翻起被的被子满是他与身边这个男人身上同款沐浴露的气味,几小时前的那场剧烈运动虽然消耗了不少体力,却未能给他带来困意。说着不应该把来之不易的年假时间浪费在睡觉这种事情上的人明明是六道骸,可那始作俑者却躺在他身边睡得安稳。


  
  透过窗帘缝隙投射进来的稀薄月光均匀的洒在六道骸的脸侧,目光顺着棱角分明的轮廓下移,依稀能看到半露在被子外的赤裸胸膛有规律的起伏,若是再靠近一些,便能感受到那个人的心跳。不得不承认被那抹稀薄月光加冕的这身体的主人确实有着夺人心魄的资本,换了旁人哪怕看上一眼都能心跳不已吧。


 突然间,自喉咙传来的干涩感让云雀感到有些不适,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云雀还是决定去倒杯水来缓解这份不适。尽量用不怎么大的动作掀开被子的一角起身,却不料身子还未离开床铺,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随之而来的是六道骸身上熟悉的气味和低沉的声音
  
  「怎么了」
  
  云雀就保持着侧躺在床上的动作拉开了床头的灯,淡橘色的灯光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灯光下地板上散乱的衣物仿佛还召告着几小时前的那场战役有多么激烈。
  
  「口渴」微微用力挣脱开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云雀回过头,正对上那对异色的双瞳,六道骸半卧在床上,靛蓝的长发凌乱的散落在赤裸的上身,似乎是还没适应过亮的灯光,六道骸伸出手遮挡了一下视线来适应自床头射过来的橘色光线。
  
  云雀转身翻下床,拿起几步以外的桌子上放置的水壶和杯子倒了杯水,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食道,干涩的感觉得到了缓解,云雀拿着水杯坐回床边,看向已经坐起来的六道骸淡淡开口


  
  「吵醒你了?」


  
  「恭弥……我也要喝水」六道骸的所问非所答,云雀难得没有一拐把他戳翻到床下,而是灌了一大口杯中的水,将剩余的半杯液体递到六道骸面前。


  
  不知何时起云雀似乎默认了六道骸可以这样亲密的叫着他的名字,甚至还默认了他与他共享同一个住处,同一个水杯,甚至同一张床,同一床被子。


  
  时间能改变的东西很多,这点毋庸置疑。


  
  六道骸接过水杯,却并没有如云雀意料中的喝掉那剩余的半杯液体,而是顺手将水杯放在床头,然后在云雀的一脸不解中扯着他的胳膊将他拉过来顺势吻上那薄削的唇。


    沾染口腔内的温度而变得有些温热的液体通过微启的牙关流入六道骸的口中,喉结在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来回滚动着,液被体尽数吞下。


云雀难得没有反抗的就这么维持着单腿跪在床上接吻的姿势,得了便宜的六道骸见状更是得寸进尺,手搭上云雀的腰向回一带将人拉入怀里,接着一个翻身将怀中的恋人压制在身下,灵巧的舌顺势侵入云雀的口腔,扫过两排整齐的贝齿后勾住温热的舌交缠翻搅。


   两人互不相让的纠缠对方的舌,口中的津液被搅弄的发出啧啧水声,残存的水混合着津液顺着嘴角划出,沿着线条优美的白皙脖颈一路下滑最后隐没在淡紫色的浴衣领口口。


  
  「唔……」氧气的缺失达到极限,云雀忍不住咕哝出一声鼻音来,手臂也轻推着身上的人,六道骸微微支起身子,两唇意犹未尽的分开,云雀淡色的唇瓣被吻的一片晶亮,在灯光的照射下透着诱人的樱花色光泽


  
  「谢谢款待」六道骸轻笑着舔掉嘴角的液体。


  
  「半夜发情?」凤眸微眯着向手臂撑在床铺居高临下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投去一个不善的目光,下一秒六道骸的腹部便收到了一个来自云雀恭弥的强劲肘击。


  
  「痛……恭弥要不要下手这么狠」六道骸吃痛的捂着肚子滚到床的一边,还没来得及吐出下一句抱怨来,后背就再一次受到了恋人毫不留情的攻击。


    这一下直接让六道骸沿着毫无遮挡的床沿滚到了地板上,在散落的衣服堆里打了个滚后六道骸爬起来看着在床上已经坐起来的云雀,对方正以一种略微带着嫌弃的眼光看着自己。
  
  真要说这么多年来云雀都无法理解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六道骸喜欢裸睡了,此刻坐在地上的男人就只穿着一条内裤,并且丝毫不觉得羞耻的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虽然他的身材确实有着裸露的本钱,不过这并不影响云雀将他这种行为定义为暴露狂。


  
  「恭弥一直这样看我会不好意思的kuhaha~」坐在地上的六道骸笑的花枝乱颤,丝毫不介意云雀周身逐渐散发出来的低气压,随即又伸出手臂抓住恋人的胳膊向前一扯,没有料到六道骸突然拉他,坐在床边的云雀因为惯性整个人扑在了六道骸的身上。


  
  「哇哦,你嫌死的不够快?」近乎是跨坐在六道骸身上的姿势让云雀本就有的不爽扩大,声音中都夹杂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若不是那对浮萍拐被存放在匣子里,怕是六道骸现在就要被揍毁容。


不过云雀没有拿出枕头下那把伯莱塔给上他一枪六道骸还是有感恩戴德的啦。
  
  
   「kufufu~反正睡不着……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似乎决定将作死进行到底,手摸上云雀腰间的束带就要解开,淡紫色的扣结在纤细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缓缓滑开,高级的黑色衣料顺着肩头滑落泄露出胸前的大片春光,白皙的脖颈和锁骨零星分布着几个小时前六道骸印上去的淡粉色的印记,在暧昧的灯光下简直诱人的要命。
  


  「看来要提前送你去地下重新轮回。」并不介意滑落的浴衣,手抵上六道骸的胸膛向后一推,被推的人配合的向后仰去,任由云雀骑在他的身上俯身将他的头禁锢在两臂之间,凤眸直对上他灼热的视线。


  
  六道骸伸手摸上对方因坐在他身上的姿势而裸露的大腿,嘴角弯起的弧度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
  
  「恭弥把我扑倒都不打算做什么?」温热的吐息打在近在咫尺的云雀的脸颊上,六道骸不意外的听到恋人的口中吐出两个字——
  
  「咬杀」
  
  
下一秒六道骸一边笑着一边收回放在恋人大腿上的手转而搂住腰,一个用力挣脱开禁锢着他的双臂,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将方才地咚他的人压在身下。


  
  然而气氛似乎有着那么一丝不对,粉色的烟雾弥漫开来遮挡了视线,当六道骸好不容易恢复了视野,却发现身下的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风纪袖标和黑色校服映入眼帘,还没等六道骸开口,锁骨就被钢拐狠狠击中。


  
  「恭弥你听我解释事情是……等等喂…」六道骸方才爬起来捂着被击中的锁骨就又要受到攻击,好在那钢拐在距离他脸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停住,才让他避免了毁容之灾。


  
  看着面前缩小了一号的恋人和地上的紫色火箭筒,六道骸想起白天被入江正一委托把改良版火箭筒带回来保管的事情,并决定明天不管别的先把入江揍一顿再说。


  
  「你……」云雀或者此时应该称他为十年前的云雀似乎对自己所处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他应该正在和六道骸在森林里进行久违的切磋,或者说打架更为恰当,当然了他也并不是迟钝到反应不过来自己是被十年火箭筒调换,只是,面前这个只穿着一条内裤大摇大摆四处走动的男人,是什么情况。


  
  「kufufu~这还真是……」六道骸抓起方才放在床头的水杯灌了一口水。难得的情趣被这种意外事故打断他还是有些不爽,不过他就算再禽兽也不会对十年前的云雀下手就是了,毕竟他不太想被十年前的自己诅咒。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比起咬杀面前这个暴露狂男人,显然屋子的摆设和这个人结合起来所传达的信息量更加的让云雀震惊。


  
  是十年后的自己的房间没错,这里的一切摆设都与未来战时自己所见到的相差无几。


  
  「嗯……大概就是正准备和恭弥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然后……」


  
  「咬杀!」颇有恼羞成怒的意味,银拐直奔着六道骸的脸过去却被轻而易举的挡在距离鼻尖两厘米处,六道骸一脸笑意的抓住云雀握着拐的手,果不其然,对方迅速甩开了他收回柺。


  
  「kufufu~入江改良之后的火箭筒好像加长到了15分钟,看来要多等一会了,不过话说在先,我可没有陪你打的意思,云雀恭弥。」


不知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云雀的全名,猛然竟觉得有些生疏,在一起后他对云雀的称呼一直就只有,恭弥,宝贝,亲爱的,这一类的词。虽然一开始总是要被揍上一顿,不过云雀最终还是在他的死性不改下妥协。
  
  
    对面的人似乎并不再打算理他,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未来的自己的房间,目光停留在书架,书架的中央是一只不大的木质相框镶嵌着照片,照片中粉色的樱花树下六道骸从身后环抱着十年后的自己,头搭在他的肩膀上探出,两人的嘴角都挂着一丝不易察觉弧度。


  
  「kufufu~没有我想象之中那么惊讶呢」不知何时六道骸已经扯过椅子上的浴袍披在身上走到他身后,目光同样落在那张照片上。


  
  他还以为云雀会无比惊讶于为何未来的自己会和他这个头号死敌同床共枕。毕竟曾经的自己总是用那样笨拙的的方式去吸引云雀的注意,试图去毁坏他所拥有的一切让他只注视着自己。都是年少轻狂与无知惹的祸,好在他清醒的不算太晚,好在云雀还站在原地等了他许久,让他还能上前去拥抱住那个人去走过未来的人生,神还是眷顾他的,至少他这么认为。
  
  「还真是万劫不复」云雀没有回头看他,而是看着那照片良久,最后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
  当云雀发现自己被传送到十年前的世界时,第一反应就是回去一定要打爆六道骸的凤梨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着些什么,正常人怎么会把火箭筒那种东西放在卧室,而且是那么容易碰倒的地方。


  
  粉雾散去后周身熟悉的景物映入眼帘,周围被绿色树木围绕,脚下是一片空草地,似乎是刚刚有过激烈的战斗,空气中还飘扬着些许尘土。穿着绿色校服手握三叉戟的少年正从不远处走过来。


  
  「哦呀?」说实话六道骸的脑袋难得的有一些当机,当然他没蠢到认不出面前这个人是十年后的云雀恭弥,显然让他脑子当机的是些别的东西。


  
  六道骸注视着眼前的人,十年的洗礼让他褪去稚嫩的面庞更加棱角分明,狭长的凤眸依旧如初,黑色碎发更加的干练,以及在黑色浴衣的衬托下更显得白皙的皮肤,精致的程度比起自己认识的那个十年前的云雀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黑色的浴衣滑落至手臂,白皙的肩尽收眼底,那锁骨和脖颈上散碎而颜色深浅不一的印子才真正冲击着六道骸的视觉。


   
     云雀很好看,六道骸从未否认过这一点,只不过十年前的云雀给人的感觉更多上是禁欲和盛气凌人,而面前这个人却满身散发着魅惑的气息,虽然他不过是十年后的云雀恭弥。
  
  「kufufu~你是十年后的云雀恭弥?」收起三叉戟,六道骸开始细细打量着这从天而降的黑色妖精。对方正随意的靠在一棵树干上拍着身上的灰尘。
  
  
    似乎感受到六道骸的视线,云雀将滑落的浴衣扶上肩头整理了一下领口,凤眸对上那对异瞳。
  
  「不然呢」
  
  「kufufu~十年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嘛,不过,为什么你会突然到十年前的世界……」六道骸笑着调侃,其实他承认看到那人脖颈处的那些印记心里有些百味陈杂。


一直以来他与云雀都玩着互相追逐的游戏,从一开始的只是想挫灭他的骄傲,到忍不住的总是招惹他,享受与他战斗的过程,甚至期待着和他的下一次见面,逐渐习惯了对方那银灰的凤眸只倒映着他的模样。
  
  总之,大概他是喜欢上云雀了。
  
  
    当然云雀本人大概并不知道这件事,他也没想好要怎么表达这份莫名的情感就是了,他也从没想过能有什么成功,毕竟在他看来云雀对他只有满满的敌意和嫌弃,相比之下好像跳马在他心里的地位都要比自己高。
  
  
「十年后的你把改良版的火箭筒弄倒了。」在调情的时候,后面这半句云雀没说出口。他又不是六道骸,没恶趣味到跟初中生讲一些限制级的事情,虽然这个初中生不过是十年前的六道骸。


  
  十年后的自己?六道骸联想了云雀方才的状态,目光不由自主的再一次停留在黑色浴衣的领口处,那些伴随着动作而若隐若现的吻痕……


  
  「看什么」感受到对方目光所在,云雀毫不留情的甩了一记眼刀过去顺便在心里暗骂六道骸那个蠢货每次都把印记留在那么明显的地方的无耻行为。


  
  「kufufu~没什么,只是在想并盛中学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风纪委员长身上居然会有如此光景」嘴角勾起一丝微妙的弧度似乎像是嘲讽一般,视线上移对上那对凤眸。


微小的妒意从心中不知名的角落升腾而起,他简直要嫉妒死了那吻痕的始作俑者,不管是十年后的自己还是谁,那个得到了他得不到的东西的人。


  
  想问出口却又怕知道答案,六道骸难得的像个遇到喜欢的人却不敢上前搭讪的高中生一样窘迫,只能通过语言攻击来遮掩他的不安。


  
  「拜你所赐。」似乎看出他的心思,云雀轻描淡写的回答,像是在说家常一样简单。


  
  心脏仿佛猛地震动了一下,六道骸一时说不出话来,更不知道该欣喜还是担忧。


  
  欣喜的是那个人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些印记都是他所留下的,十年后的云雀,是属于六道骸的。


  
  可无数平行世界,没有人保证他走向与那个自己相同的结局。


  
  况且他至今也没摸清那个战斗狂的心思,即便十年后的云雀像神降临一般告诉了他未来的答案,可十年前的云雀到底是怎样看待他又是另一回事


  
  云雀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六道骸,难得的轻叹了口气。


  
  「一直磨磨蹭蹭的话,会失去很多东西,别让他等太久了,骸。」


  
  话音刚落,粉色的烟雾便将云雀包围,再回过神时,面前站着的已然是那个穿着黑色校服的少年。


  
  六道骸清楚的听到了那句话,以及那个人用他从未从十年前的云雀恭弥的口中听到过的温柔语气叫着他的名字。仿若一缕阳光直射进他冰封的内心深处将那份隐藏依旧的情感解冻再暴露于阳光之下。


  
  是呢,再犹豫下去才不是他的风格。
  
  ————
  
  伴随一缕粉烟云雀恭弥回到了他阔别15分钟之久的卧室,方才回神六道骸就从身后扑上来将他抱住。


  
  「恭弥你终于回来了~」头埋在云雀的颈窝像一只大型动物一般蹭着,接着头上便被对方给了一记爆栗。


  
  「谁叫你把这种东西放在卧室了!」


  
  满意的看着六道骸捂着头坐回床上一边揉一边抱怨他谋杀亲夫,就这么持续片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六道骸停止动作,抬起头看着他。


  
  「kufufu~十年前的我还好吗」他突然有点担心那个愚钝的自己,想来也有点好笑,未来的自己担心过去的自己大概也只有在这个充满平行世界的设定下才会出现吧。


  
  「蠢的要命」跟以前的你一样,虽然本来就是以前的你。


  
  
     后半句因为被六道骸身上的一些东西转移了注意力而没有出口,虽然对方穿着浴袍,但云雀还是透过松垮的领口看到六道骸锁骨附近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块淤青。


  
  「这个……十年前的我留下的?」伸手触碰那块青紫的痕迹,他听到六道骸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握上他仍旧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指


  
  「kufufu~还没回过神就被恭弥打了一记,超痛的…求安慰…」


  
  云雀微微皱起眉,莫名的不爽充斥着内心,该说不愧是十年前的自己吗,连他的猎物都敢碰了,虽然他平时也没少揍六道骸,但是总觉得这家伙身上有别人留下的伤口都让他不爽,纵使那个人是十年前的自己也不例外。


  
  似乎被那股莫名的感觉驱使,云雀凑近六道骸的脖颈,一口咬了上去。


  
  「恭弥痛痛痛!!!」六道骸疼着直呲牙,他刚刚才负伤诶。这个人不安慰他也就算了,居然还咬他?


  
  云雀终于松开时,六道骸简直感觉他的脖子已经要断了,手摸上方才被咬过的地方,原本平滑的皮肤深深的凹陷几个牙印,不用看也知道一定又红又紫,万幸的是没有如预料一般摸到一手的血。


  
  「不许被我以外的人打伤。」云雀将目光移向别处,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诶?」六道骸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恋人,虽然他转过头,六道骸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云雀脸上微妙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像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子一般的表情。


  
  莫非这个人是在吃醋?而且吃醋的对象是十年前的他自己什么的?


  
  「噗」六道骸笑出声来,一把将云雀拉进怀里,扳过对方的脸,橘色的灯光下白皙的俊庞漂浮着一丝可疑的红。
  


  「kufufu~恭弥在吃醋啊」轻啄恋人那发热的脸颊,六道骸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啰嗦」


  
  最后的声音是淹没在一片接吻的水声与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中。
  
  ————
  
  「其实恭弥想要在我身上留下什么专属印记的话也可以用别的方式啊,比如,纹身?」搂着怀里不知是不是已经睡着的人六道骸试探性的开口。


  
  虽然做完某些剧烈运动消耗了一大波体力,困意席卷着所有神经,云雀还是在半睡半醒间含糊的回了一句


  
  「违反风纪……咬杀」


六道骸永远不会知道的是,因为遇见他,云雀自由的灵魂心甘情愿有了羁绊,就此放弃了飘渺,找到一处温暖的地方安放。


  
  [尾声]
  
  云雀不喜欢群聚活动是彭格列众所周知的事实,众人也都知道其原因是因为云雀觉得群聚是食草动物行为,不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云雀又有了另外一个理由拒绝群聚,尤其是温泉,海滩一类的场所更是被列入黑名单头条。


  
  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在一次云雀被rebon强行要求加上各种利诱下出现在海滩聚会时,沢田纲吉算是彻底明白了。


  
  炎炎烈日下,众人都只穿着泳裤,所有人暴露在外的上身中,众人清楚的看到云雀的左腰上有着一枚显眼的,黑白线条勾勒的莲花纹身。


  
  而六道骸的右腰上是同样大小,同样由黑白线条勾勒的一枚樱花。


  
  结局当然是大家在云雀杀人的目光中噤了声,毕竟他们还想多活几天。
 —————end——
  
  补一句,最近我有点萌论坛体,在想要不要搞个短论坛体出来玩玩,嗯有想看的可以给我留言啦如果大家都喜欢的话年后就写一个论坛体√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