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骸云】吃醋这件小事(短fin)

初心CP太戳人了啊啊啊
这篇真的让我重燃热情了

Dynasty丶夜年:

好久不见(并没有)


这里是熬夜到爆肝的阿年


这篇来自朋友的生日点梗,点的是吃醋


其实我觉得云雀吃醋还蛮撩的哈哈,毕竟总是骸在吃醋就很不公平嘛。


琢磨了一下云雀的吃醋模式,就有了这篇


酸甜口,食用愉快~
————————————————
  沢田纲吉最近甚是烦恼,起因是最近彭格列刚刚和一个新起家族谈成了联盟,因为对方的高层大部分都是某小国的贵族,所以有了这个友军,对于彭格列的情报网扩大和境外扩张活动都会有不少的助力。
  
  本来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没错,然而没过多久对方首领致电彭格列说是有事相求。年轻的首领本来就没学会拒绝别人,又想到这是个增进友军信任巩固盟友关系的好机会,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据对方首领电话所讲是有一位守护者的妹妹想要去意大利呆上两天,总部近期在境外有些活动任务,高层都无法抽身,这位小姐又有些任性,不肯带下属同行,所以希望彭格列能接应一下保护她的安全。
  
  并不算什么大事,沢田纲吉拿起笔记下了飞机航班和落地时间。
  
  挂电话前对方首领还特别嘱咐他这位小姐难缠得很,让他们多加包涵。沢田纲吉应声的同时不禁腹诽,难缠?他见得难缠的人还少不成?
  
  从每天相爱相杀破坏总部增添修缮费用负担的云守雾守,再到某自称友军的白毛首领长期霸占彭格列技术工作人员,这世界上难缠的人基本都被他见了个遍了,完全没在怕的好吗。
  
  接机那天他亲自上阵,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道理在黑手党内部同样适用,何况彭格列的势力之大在黑手党界人尽皆知,纵使再怎么任性这位小姐还是要给上他几分面子。
  
  事实也确实如此,沢田纲吉打出这张牌确实让他完美的越过了所有阻碍将人接回了总部。然而厄运还在后头,当他费劲口舌终于说服这位小姐允许彭格列派一个人保护她,正思索着合适人选,好死不死的八百年来交一次文件的六道骸刚好推门进来,于是堪称沢田纲吉年度灾难的事件就此拉开了序幕。
  
  彭格列家大业大人又多,换谁不好,这姑娘偏偏一眼看中了六道骸,非要让六道骸做他的保镖。
  
  「这位小姐……」六道骸显然并不想接下这份莫名其妙的工作,将文件放在桌上就要回去,却被拉住了衣摆
  
  「我叫爱莲」
  
  「KUFUFU~那么爱莲小姐可否换个人陪您同行呢,我可是很忙的呢」六道骸含着笑试图保持他引以为傲的绅士风度并将这个烂差事推走。
  
  但是显然事情并不如他所愿,这姑娘走上前一把挽住他的手臂并向沢田纲吉投去求助的目光,沢田纲吉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确实在彭格列这几位守护者中,六道骸是对意大利最为熟悉的,由他去的话安全问题也完全不需要担心。
  
  「那个,骸,我看要不……」沢田纲吉抬起头跟六道骸四目相对,吞了吞口水颤巍巍的开口,六道骸自是看明白了他那眼神的含义。
  
  别闹了,他可是有家室的人,就算他不介意放着工作不作去陪女人闲逛,可有的人未必不介意。
  
  「别开玩笑了彭格列」
  
  「云雀前辈那边我会解释的啦,因为是工作所以他大概也不会太……在意」说到最后沢田纲吉自己都消了音,不会个鬼,纵使这俩人再怎么互相看不顺眼,再怎么嘴上不在意的样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相杀前面总归还是有个相爱在那摆着。
  
  想想云雀知道这件事之后的表情,纵使那人现在远在法国沢田纲吉仍旧感到身后一阵恶寒。
  
  「那看来我只好自己去逛逛了呢」爱莲摊了摊手作势就要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却被沢田纲吉拉住手臂,首领向自家雾守投去求助的目光试图得到同情,然而六道骸并不买他的账,
  
  左右为难的沢田纲吉一咬牙心想那就豁出去了,毕竟万一真出了什么事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盟友关系可就毁于一旦,这毕竟是为了彭格列,云雀前辈不会把他怎样的……恩……大概
  
  「总之拜托你了骸,云雀前辈那边我会解释好的,麻烦你带爱莲小姐稍微逛一下吧今天你放假了这是假条拿好,回见。」将人往六道骸身边一推拿起桌上的笔签下假条塞给六道骸然后将两人推到门外,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握着假条的六道骸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想来是平时给了首领太多面子,现在简直不拿使唤他当回事,不过无论如现在的状况何他也不能做出把远道的客人独自扔下这种有损绅士风度的事情。
  
  正思索着如何处理,一丝恶作剧的念头从心底萌生。
  
  突然也很想知道,那个人知道这样消息的表情和反应。
  
  那么似乎将计就计也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六道骸收起假条转身对身边的女孩勾起一个微笑
  
  「那么爱莲小姐,在下六道骸,希望我能陪您度过愉快的一天。」
  
  「不情愿的话,其实我一个人也没问题」女孩耸了耸肩与六道骸一同向外走去
  
  「怎么会,在意大利把女士独自一人扔下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如此美丽的女士。」六道骸笑着打量起面前的人,这女孩大概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头高挑,典型的欧洲人长相,白皙的皮肤,立体的五官,金色的长发扎成马尾吊高,整张脸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双海蓝的瞳,仿佛平静的海面伴随着微风就能泛起丝丝涟漪,确实是称得上精致的一张脸,如此六道骸也大概明白这位小姐为何能在那个家族内部受宠到如此地步了。
  
  出了总部,驱车行驶在西西里街区的马路上,冬季不曾抹去这座岛屿的丝毫风情,受西风影响,即便是冬季,道路两旁的树木仍旧焕发着它应有的生机,风中掺杂着略微潮湿的水汽。
  
  路上的行人大都穿着不太厚重的衣物,街头艺人倚靠在某个路灯柱下拨动着他的吉他,广场上的人们三三两两的散步,小孩子们飞奔着玩耍,吹出的泡泡飘在空中,一切无不显示着这城市慵懒的美好。
  
  「想去哪呢」六道骸握着方向盘瞟了一眼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女孩
  
  「我对意大利不太了解」
  
  「恩,那么去锡拉库萨教堂怎么样,那里是一部很有名电影的取景地,我想你大概知道的,而且离这里也最近」说着六道骸突然笑了,他突然想起有年是带着云雀去那边,也是冬天,情人节,本想难得的跟他出去逛逛,还特地选了教堂想着说点浪漫的情话讨好一下恋人如果能顺便求个婚他也不介意,结果那天突然下了大雨,两个人浇的湿透还得了感冒,最后当然是他被咬杀了。不过那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无论是就看风景来讲还是寻找浪漫来讲都是。
  
  锡拉库萨位于离西西里不远的一座独立的小岛奥提伽岛上,和本岛以三座桥相连,无数历史的痕迹仍留存于这座小岛,所以这里也成了西西里的游客必去的一处景点。
  
  似乎察觉到他的轻笑,爱莲转过头来看向六道骸。
  
  「有什么有趣的传说?」
  
  「传说到没有,只是有一年我带着另一个人去那里,本想装一装浪漫顺带求个婚,结果那天突然下雨,KUFUFU~」六道骸伸手摇下车窗,微风顺着窗户打开的缝隙灌入车偶尔带进几片叶子令人神清气爽
  
  「所以你求婚失败了?」海蓝的双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六道骸,眼神中无不写着好奇,显然这个故事成功的勾起了她的兴趣,毕竟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总是对有关爱情的一切故事无比着迷。
  
  虽然他跟云雀那根本就是本暴力血腥还有R18的爱情小说。
  
  「Kuhaha~不仅失败还被他打了一顿。」六道骸嘴角的笑意更深,谈话间目的地已然在不远处,将车子找个地方停靠,方才熄了火,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示意爱莲稍等,六道骸抓出口袋中的电话,果不其然看到界面显示出的那个人的名字
  
  『云雀恭你』
  
  比想象中的快一点呢。
  
  「国际长途很贵的哦恭弥。」接通电话,六道骸一如既往的调侃着电话那头的人,看来是彭格列有打过电话过去解释,只不过一定没什么效果就是了。
  
  「带女人出去兜风的油钱也很贵。」云雀自是毫不示弱的调侃回去,这么多年别的没学,怎么对付六道骸的油嘴滑舌他可是领悟的透彻。
  
  「Kuhaha~所以还要靠总裁大人包养我啊」电话那头恋人带着一丝不爽的语气反而让六道骸笑的更加肆无忌惮,欠揍的结果就是不意外的听到电话那头一声毫不留情的滚。
  
  怕是在调戏下去对方可能会不顾周围的人当场把手机捏碎,六道骸才终于换上一副正经的语气。
  
  「什么时候回来」数日前云雀前往法国去谈一批彭格列的军火的生意,算一算好像也差不多到回来的时间。
  
  「今晚回去,十点下飞机。」
  
  「晚上去接你」
  
  「不敢劳驾,享受你的二人世界吧」二人世界四个字被特意加重了读音,颇有嘲讽的意味,仿佛还能闻到一丝酸味。
  
  还没等六道骸回话,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早已习惯了云雀的口不对心,反正这波他是调戏的很开心就是了,六道骸将手机放回口袋,旁边的爱莲显然已经演了许久的独角戏,正无聊的拨弄着手动挡的拉杆。
  
  「抱歉,久等了」下车为她拉开车门,爱莲从车上跳下,视野瞬间扩大,巨大的米白色建筑物呈现在眼前,整个建筑彰显着着浓厚的西方文化色彩,巨大的石柱矗立在拱门前像骨骼一般支撑着整个建筑。
  
  几尊雕像在教堂拱正面的不同位置,繁复的柱台配上简单的色彩,阳光顺着教堂的尖顶倾泻而下,在阳光的加冕下整栋建筑宏伟而又神圣。
  
  爱莲走近建筑物沐浴在阳光之下,抬手轻扶上石柱,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回身看向不远处的六道骸
  
  「所以刚才打电话的是你求婚失败的那个‘他’?」她笑着,像发现了六道骸什么秘密一般,听到那个用词六道骸先是一愣,接着也同样笑起来,啊对,他就是在这里第一次求婚失败了。
  
  六道骸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也走上前背身靠在石柱上看着周围,街道上稀散的人群,流浪歌者悠扬的歌声,纵使在意大利留下过无数不快乐的回忆,不可置否的是这个国家的全部仍旧对他有着深深的引力,就如同……如同云雀恭弥对他的吸引一般,刻入灵魂。
  
  「后来呢,后来你就没再求婚?」爱莲拿出手机自拍,正左右对着光。
  
  「他叫我求婚99次,每年一次」他买戒指都快买到倾家荡产啦,怎么说他六道骸也是个快奔三的男人了,求婚不拿戒指颜面何存,然而云雀每次都没收戒指,然后还要跟他愉快的打上一架,虽然他觉得这样并没什么不好,不过求婚失败总归有点失落就是了。
  
  虽然他们都知道求婚什么的都是外在的,彼此的存在早已深刻在灵魂深处,无需多言。
  
  换了几个姿势拍了几次,似乎是终于满意,爱莲收起了手机,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微风。「那他一定很爱你」女孩毫无预兆的蹦出这么一句话来,六道骸也有一丝不解,毕竟至少他觉得对于二十岁少女来说这怎么听都是个悲伤的故事才对。
  
  「愿闻其详」
  
  「因为这样你就要一直追逐着他,没有办法离开了啊。」她说的无比平静,仿佛再讲一个结局既定的故事一般,六道骸的身体却有那么一瞬间僵住,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人的脸来。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只是云雀口不对心的理由,被她这么一说,看来要把那番言辞重新理解一下才是,要理解成那是那个人含蓄的示爱。
  
  确实符合云雀的性格。
  
  被这么一说六道骸心情大好,甚至已经开始盘算着今晚迎接云雀时要怎样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教堂逗留许久后六道骸开着车子带着她逛了不少街区和标志性建筑,直到夜幕降笼罩这座城市许久,爱莲的手机响了起来,对方接起电话与电话那头的人交谈片刻,挂断电话后露出些许遗憾的神情


「今晚的航班已经订好了,本来想去更多有趣的地方,看来只能留到下次了呢」


「随时恭候」六道骸报以一个微笑
夜色下的西西里热闹依旧,建筑物配上迷离的灯光更显出他的迷人,六道骸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刚刚好,云雀的航班也很快就要落地,马上就能见到阔别几日之久的恋人。
  
  机场门口,爱莲不断回身望着不远处灯光与夜色交织的地方,似乎仍旧是依依不舍,六道骸安慰了好一会,才把这姑娘送进了机场口。「下次的话也叫他一起来吧,希望你那个时候已经求婚成功了,不过不可能吧?」
  
  「借你前半句的吉言了」话音还未落,爱莲就突然扑向前,还没等六道骸反应过来,脸上就已经被这姑娘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红唇印。
  
  「希望不会被你的‘他’看到哦,那么,后会有期~」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爱莲笑着挥了挥手跑向安检排队处。
  
  果然还是个向库洛姆一样天真的小姑娘而已,这么想着,六道骸突然感觉到身后的一阵凉气,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六道骸僵硬的回过身,果不其然的看到自家恋人整拉着行李从不远处走来。
  
  「恭弥你听我解释!」
  
  「咬杀!」未等六道骸开口说出下一句,云雀早已抽出银拐攻击过来,来不及躲闪腹部被他重重给上了一下。
  
  还不算完,方才起身云雀就又一次举拐直奔他的腹部再次发起攻势,颇有一种要将他就地正法的气势。
  
  六道骸不断地避开攻击,毕竟这种地方他总不能拿出三叉戟跟云雀打上一架,上黑手党头条他还能忍受,但新闻头条绝对不行!
  
  回身闪过银拐的攻击,瞄准一瞬间的破绽,六道骸一举扼住云雀的手腕,接着一个弹跳起身,强行将云雀拉出了机场,谢天谢地他的恋人还算配合,不然就算是六道骸也没有办法空手制住拿着武器的彭格列最强守护者。
  
  出去的路上空旷的机场里不同地方的人纷纷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这绝对是六道骸有生之年丢人丢的最大,最惨的一天。
  
  好在云雀是乖乖上了车,没真的把他就地正法,不然大概明天就得叫库洛姆来给他收尸了。
  
  「恭弥?」开着车的六道骸试探性的瞟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云雀,果不其然的收到云雀投来的一记眼刀,六道骸只得在恋人杀人的目光中转回头去开车顺便暗暗抱怨爱莲这死丫头自己白白陪了她一天却被她坑。
  
  现在倒好,别说上床,今晚他怕是连进门都费劲。
  
  「那个恭弥其实,嗯那个就只是类似告别仪式一类的……」六道骸还是试图垂死挣扎,就算不能上床总还是要努力进个家门是吧,就算冬天不冷他也没有睡在大街上的道理是吧。
  
  「闭嘴和死选一个」
  
  话音刚落。六道骸就感觉有什么冰凉的物体抵在他的后腰,权衡了一下利弊六道骸还是觉得活着更重要,于是只好闭了嘴专心开车。
  
  吃醋的方式如果能不这么恐怖就好了,这么想着六道骸偷瞄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云雀,对方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玻璃的反光映射着他的脸庞略微有些憔悴,法国那边的工作也并不轻松,大概也没怎么休息吧。
  
  车子在蜿蜒的郊区道路上穿梭了一阵后停在了他与云雀的家门前,下车从后座拎出云雀的行李跟在对方身后进了屋,没有被扔到门外六道骸倒是很开心。
  
  云雀自顾的走进屋,将行李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收拾,换上便装,井井有条的进行着一切,可就是没有一丝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六道骸趴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一圈一圈旋转着的钟表指针。
  
  五分钟……
  
  十分钟……
  
  终于在云雀没跟他说话的第十五分钟,六道骸忍不住走到正将食物从冰箱里拿出的云雀身后,伸出手臂从背后环住了他。
  
  「活够了?」这么说着却意外的没有挣脱六道骸,云雀向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相伴多年六道骸的秉性他更是清楚的要命,六道骸只是看上去风流,其实患得患失又没安全感的像个孩子。至于自己为何如此,或许只是那一瞬间微小的醋意和任性作祟罢了。
  
  虽然草食动物在电话里支支吾吾最后基本是颤抖着跟他讲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还一再强调是事出有因,云雀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不过那一瞬间的怒火可是货真价实。
  
  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年,谁还没有个任性的时候了。
  
  「恭弥还在吃醋啊」见对方并未反抗,六道骸凑得更近,在云雀的耳后呼出热气甚至轻咬他的耳垂,不意外的感受到怀里的人微微颤抖着。
  
  良久没有听到回答,六道骸就那么保持着从背后抱住云雀的姿势站在冰箱前。
  
  『那他一定很爱你』
  
  那句话突然浮现在脑海,联系起云雀现在的状态和种种表现,一丝暖流从心中的某一处涌起,逐渐蔓延。
  
  不禁用了些力道将人抱得更紧,他知道的,这个人是在意他的,这样任性的云雀倒是更让他爱的不行。
  
  将手里的食物盘子随手放在桌上关上冰箱,云雀试图转过身,察觉到怀里人的动作。六道骸微微松开力道让云雀顺利的在他怀里转了个身过来面对着他。
  
  「你又没做什么,哪里来的醋。」就是背着他带女人出去玩而已,就是被女人亲了还没反抗而已,对,就这样而已。
  
  「我都快爱死你了,真的,以后只给恭弥亲,怎么样?」六道骸举手作发誓状,自己的小情人是个什么脾气他还不了解?他若是不赶紧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云雀,今晚可就只有睡沙发的份了。
  
  「谁要亲你」毫不留情的甩给六道骸一个不屑的眼神,却还是任由对方贴近在他的唇角轻啄,其实除了在机场那一瞬间被醋意和不满,云雀倒是没真的误会或是真的生气什么,毕竟任性和胡闹可有原则界限。
  
  不过他就是喜欢看六道骸吃瘪倒是真的。
  
  「kufufu~不生气了?」即便对方隐藏的很好,六道骸还是在一瞬间捕捉到了云雀嘴角不易察觉的一丝转瞬即逝的弧度。
  
  「有下次就咬杀」帅出一句警告当做回答,云雀还是伸手环上六道骸的腰,两人就这么在厨房的冰箱前拥抱着
  
  云雀满是危险气息的警告中,这场战役最后还是以六道骸的胜利告终,笑着应了声接着揽上云雀的腰将他拉近,低头吻上那让他朝思暮想的薄唇。
  
  银白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地板,结束就久别重逢后这一场小闹剧的两人就这么在厨房的角落拥抱,接吻。
  
  六道骸还差90几次求婚,路还长,他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体会云雀给予他的一切。
  
  一切都会被时间冲刷褪色,唯有他们的羁绊不会,就像无论经过多少战乱和风暴的洗礼,锡拉库萨教堂依旧矗立在那座小岛上,散发着属于他的光辉。
  
  [尾声]
  
  云雀回来后的转天,彭格列首领办公室迎来了近几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翻修,听闻其原因是因为云守的匣兵器不小心砸烂了首领办公室的墙壁,对此云雀给出的解释是
  
  「有始有终」
  
  而下令将整个办公室翻修加固的彭格列首领给出的理由是
  
  「未雨绸缪」
  
  ——end————————
尾声就是用来卖萌的噗


转眼又要开学了,悲伤的日子当然得撒点糖吃了


下次见面应该就是论坛体,大概会是架空风格的样子。


有喜欢的梗可以留言啦,有有感觉的就会去写,毕竟骸云是初心了,对这对儿爱的深沉。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