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因为是你罢了

8.
“刘嘉裕我要吃肉。”李京泽把游戏手柄扔在一旁,整个人窝在刘嘉裕怀里说道。
刘嘉裕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1点多了。
“别吃了吧,太晚了。”
“刘嘉裕!你是不是以为你已经追到我了!我告诉你!还没有!”李京泽从刘嘉裕怀里爬起来。
“祖宗啊这么晚了吃肉对身体不好,我明天带你出去吃好不好。”刘嘉裕把李京泽重新搂回怀里。
“可是我现在就想吃肉。”李京泽把刘嘉裕的手抓在手里扯来扯去。
刘嘉裕正想着怎么把自家祖宗哄好,怀里的人就在自己手上胡乱抹了两把,一口咬上去。
“我靠!李京泽!你松口!”怀里的祖宗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臂。
李京泽抬眼看了刘嘉裕一眼,只是一眼,刘嘉裕就感觉心头一紧。
李京泽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看看自己咬出的牙印,满意地用舌头舔了舔。
刘嘉裕感觉自己快疯了。
一个使劲儿把李京泽摁在沙发上。
“贝贝……”刘嘉裕覆上了给自己手臂留下印子的嘴。
李京泽承受着来自刘嘉裕的深情,他知道,身上的这个人,是真的爱他。
两个人跌跌撞撞进了房间。
李京泽陷在柔软的被子里,搂着刘嘉裕的脖子,太舒服了。
“滚去洗澡。”李京泽推开不断在自己身上留痕迹的刘嘉裕,“你丫属狗的啊。”
刘嘉裕轻笑了一声,这小祖宗,明明喜欢得紧还要嫌弃自己。顺从地走进浴室,水声传进李京泽的耳朵。
李京泽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生理和心里上的舒坦,让李京泽萌生了睡意。
等刘嘉裕从浴室出来,迎接他的,是一个睡得留着哈喇子的李京泽。
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床的另一侧躺下,刘嘉裕搂过李京泽,轻轻吻上李京泽的额头,虔诚,幸福。
这大概是幸福的夜晚。
然而王昊看着逢喝必大的白曜隆,把持不住自己的教师职业操守了。
“大爷的白曜隆!喝这么多干啥玩意儿!”王昊把黏在自己身上的白曜隆往下扒拉。
“万万,我好喜欢你哦”白曜隆搂着王昊说。
王昊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原来被喜欢是这样的?
「好短小噗噗噗」
「肾都给了这篇长篇」
「高三党哭泣」
「因为没有飞毕所以没带tag」
「结尾有百万所以还是带了百万tag」
「[人工加亮][预告]近期会有短篇」
「再吞上图」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