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因为是你罢了

7.恋爱的酸臭味
刘嘉裕扯着李京泽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
“刘嘉裕我要去你那儿打游戏。”李京泽伸了个懒腰说。
“好。”刘嘉裕还想着怎么把人带回家,这宝贝就自己送上门了。
这边白曜隆就没有这么顺利了。
“万万,我没带家里钥匙,去你那儿好不好。”白曜隆想着和王昊彻夜探讨一下关于表妹的问题。
“扯犊子,小逼崽子你别装了。”王昊又不傻,把这龙带回家还得了。
“我真的没有带呀。”白曜隆拉着王昊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从外套口袋到紧身牛仔裤的口袋。
“好啦!知道啦!”王昊感觉再摸下去就得光顾马路对面的小旅馆了。
得到准许白曜隆高兴的搂着王昊傻笑,瞅都不瞅一眼刚才被自己扔到草丛的钥匙。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王昊突然让白曜隆站着等他,自己跑回刚才两人站着的地方,蹲下身不知道在干嘛,过了一会儿跑回了白曜隆身边。
“怎么了万万?”白曜隆有点心虚。
“没事,我以为我手机掉了,后来想起来我放外套口袋了。”王昊压低了帽檐说道。
“我们散步回学校开车吧。”白曜隆偷偷牵住王昊的手,十指相扣。
“嗯。”王昊被牵着有点不太自然,但又挺高兴的,没有挣扎,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两对小情侣都腻歪着呢,丁飞呢?
“潇洒!你又尿我鞋上!”丁飞寻思明天不然吃狗肉火锅吧。
“这双鞋你不是早就想换了吗?”毕冉淡淡地说道。
“我今天这么被欺负你也不安慰安慰我。”丁飞挂在毕冉身上。
“那你要我怎么安慰你啊。”毕冉早就看透了丁飞心里的小九九。
“是你,怎么都行啊。”丁飞在毕冉耳边低声说道,手顺便揉了一把毕冉的屁股。
“哦?这样吗?”毕冉忍笑揉了揉丁飞烫的蓬蓬的头,“那就这样吧。”
留下丁飞楞在原地。
“媳妇儿我还是难过!”追上毕冉一把搂住。
“能不能……再安慰一下呢”丁飞咬着毕冉的耳朵含糊道。
毕冉感觉背上窜过一阵电流,咬牙转身抱住丁飞的腰,把头埋在丁飞的颈窝。
“那你就做到你开心吧。”毕冉说话时呼出的热气瞬间升高了两人的体温。
“媳妇儿想在哪里哄我开心呢,嗯?”丁飞一边说着一边在毕冉脖子上留下一串红印。
“回……回休息室。”,来不及回家了,毕冉身子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丁飞身上。
夜色正好,在休息室,演奏了一整夜的爱情协奏曲。
第二天那家名叫“锅”的饭店,日上三竿才开门,烫头的老板面带笑容,偶尔被牵扯到背部的肌肉痛得龇牙咧嘴也冒着喜气。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呐!”丁飞伸了个懒腰说道。
于是后脑勺就得到了来自收银台旁的休息室飞出来的枕头的攻击。
“媳妇儿让你受委屈了。”丁飞走进休息室,搂着一身“小草莓”声音沙哑的毕冉。
毕冉没有理他,转了个身,背对着丁飞。
丁飞默不作声地搂上去,“那我来安慰安慰你吧……”说完又在毕冉脖子上种上了新鲜的草莓。
“你出去!”毕冉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不行不行,我要安慰你呀。”丁飞不依不挠。
于是呢,那家名叫“锅”的饭店,才开了10分钟,又关门了。后来有人听说,老板连着一个月都住在饭店大厅,连休息室都没得睡。
「百万还有壳贝的夜晚下次再写」
「麻人的东西一次写太多对肾不好」
「我是语言上的司机文笔上的小白花」
「真正的车估计是没有了」
「没有石墨哪来的车啊」
「我的手机装不下其他任何软件了」
「有人说觉得毕姥爷被我写得不够仙」
「可是我觉得在爱人面前当然就是各种诱啦」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