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因为是你罢了

6.所以丁飞真的好气哦
“所以你为什么突然亲我?”王昊吃饭的时候问白曜隆。
“是万万你的错。”白曜隆嘟嘟囔囔说道。
“嗯?几个意思?”
“万万你吃爆米花的时候咬到我的手了。”白曜隆想想那个触感都要石更了。
“吃你的饭吧!”王昊看白曜隆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一脑子黄色废料了。
丁飞表示这段对话信息量太大了,于是转身抱住坐在沙发吹箫的毕冉思考人生。
“你怎么了。”毕冉见丁飞一脸的怀疑人生,便停下问道。
“老万怕是要嫁出去了。”丁飞把毕冉的手抓在手里揉着,艾玛媳妇儿的手手感真好。
“丁飞!你这儿有啥辣菜啊?”刘嘉裕也正巧来吃饭。
“菜单自己看啊。”丁飞表示抱着自家媳妇儿并不想动。
“店还开不开啦,小心没钱给潇洒买狗粮。”毕冉拿箫敲了敲丁飞的头。
“让潇洒赚钱养我们呗。”丁飞拒绝挪窝。(潇洒:???)
“快去。”毕冉纠结了一下在丁飞脸上亲了一口,耳根通红。
“得嘞!”丁飞揽过毕冉来了个深吻。
看着毕冉害羞的神情真想把人都赶走关店做点运动。
“丁飞你真的贼麻了!”角落的王昊调侃道。
“谈你的恋爱去吧!”丁飞毫不客气地反击。
“老万你也在这儿啊。”刘嘉裕点完菜扯着李京泽走到了餐厅角落,“凑一桌呗。”
刘嘉裕正要坐下,突然感觉自己被杀气锁定了。
“你敢?”王昊说道。
“我靠,那为什么这家伙可以坐这里!”刘嘉裕不服气地大叫。
“叫什么叫!小点声儿!”丁飞烦着呢,要不是这四人,自己就可以和毕冉来一段爱情的鼓掌。
“刘嘉裕,我要坐那儿。”李京泽指着大堂正中间的位置说道。
“好好好,我们走。”李京泽都发话了,刘嘉裕哪敢不听,好不容易和这祖宗出来吃顿饭,祖宗说啥就是啥。
“王昊,牛逼了。”李京泽转头跟王昊笑,都是兄弟,啥都懂。
“吃你的饭去吧。”王昊耳根全红了。
“老万,上次跟你说的事想的怎么样了!”李京泽突然想起来之前和王昊提了一下去见他一个表妹的事。
“再说再说。”王昊看着白曜隆一脸探究的表情,心虚得很。
“我可跟你说我表妹长得可好看了,身材也不错啊,犹豫啥呢!”李京泽一肚子坏水。
“万万……”白曜隆不开心了。
“你吃饱没,吃饱我们走吧。”王昊看出李京泽的目的了,决定走为上策。
“丁飞!结账!”没打算听白曜隆的回答,王昊扯着白曜隆起身走人。
“快滚快滚。”丁飞巴不得他们快点走。
“你有表妹?”刘嘉裕问。
“怎么啊?壳总看上了?”李京泽饭也不吃了,双手抱胸靠在座位上。
“哪有哪有!我就问问。”刘嘉裕连忙解释。
“我看壳总挺感兴趣的嘛,来来来照片给你看。”李京泽坐到刘嘉裕旁边掏出手机把相册打开凑到他面前。
“李京泽,你知道我只对谁感兴趣。”刘嘉裕抢过李京泽的手机关掉放进自己的口袋,扳过李京泽的头强迫李京泽看着自己。
“我怎么知道!”李京泽心跳加快但是还是嘴硬。
“你真的不知道,嗯?”刘嘉裕凑近盯着李京泽的眼睛。
呼吸交缠在一起,李京泽感觉自己的耳廓在发烫,“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刘嘉裕看着眼前这个别扭的人,轻笑了一声,李京泽正要问他笑什么,突然就瞪大了眼睛,唇上柔软的触感,什么都懂了。
其实也许在更早之前,李京泽就懂了,只是李京泽不愿意主动去捅破,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失去被关心的感觉,害怕失去被宠着的幸福,害怕,害怕失去刘嘉裕。
“喂喂喂,大堂中间的,吃完了可以走了,真的。”丁飞一脸怨念地开口,我还想和毕冉来一场爱情的鼓掌呢,你俩搁我这儿亲啥亲。
“那我俩走了啊,你兄弟我碰上大喜事儿,这顿你请了啊。”刘嘉裕搂着李京泽也就这么走了,也不理会丁飞在背后气的快背过气去。
「因为今天还写了壳贝在一起所以加了tag」
「我觉得我该想想结局了哈哈」
「总是忍不住忍不住就往虐的写」
「这章写写删删断断续续的」
「逻辑不通就假装是通的吧哈哈」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