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短篇]不负君


ooc我的
“你赢了。”
“王昊,你知道的,我只想要你。”
“江山是你的了”
“王昊,我只想要你”
“我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
“不,你永远都是我的”
“皇上万岁”
王昊不想再和白曜隆争论,突然向白曜隆跪下。
白曜隆扔掉手里的剑,一把扯过王昊。
“为什么!我从头到尾想要的只有你啊!”
王昊面无表情,盯着白曜隆的眼神有些颤抖。
“万万,为什么我们回不去了,我爱你啊。”
“万万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啊。”
“万万万万万万……”
白曜隆抓着王昊不愿意松手,嘴里喃喃着王昊的小名。
王昊有些许动容,他怎会不爱白曜隆,但是,不可以,白曜隆应该是一个受到万人敬仰的君王,不应该因为自己而受到任何的闲言碎语。
“白曜隆,你滚吧,从今以后你当你的君王,我当我的一介草民。”王昊定了定心神,甩开白曜隆的手。
“你以为你能走?”白曜隆怒极反笑。
“恳请皇上放过草民。”王昊向白曜隆跪下却依旧挺直了腰板。
“不,你不要跪我。王昊你知道的,我舍不得。”白曜隆一把拉起王昊。
“放过我吧,小白。”王昊轻声道。
听到久违的称呼,白曜隆浑身一震。
“你再叫一次。”
“小白。”
“万万,抱抱我。”白曜隆眼眶都红了。
王昊叹了口气,最见不得白曜隆这个样子了。轻轻的搂上去,熟悉的怀抱让王昊闭上了眼,仿佛回到了从前。
“万万,对不起。”恍惚间王昊听见白曜隆在耳边轻声说道。
王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王昊醒过来的时候,除了脖子有点疼以外,没有什么不适。
“醒了?”
王昊后知后觉发现腰上横着一条手臂,是白曜隆。
“皇上,请自重。”王昊只是说着,却贪恋着白曜隆的怀抱。
王昊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压在身下。
白曜隆的唇磕上了王昊的唇,也不知是谁嘴里传出来的血腥味,让王昊瞬间清醒过来,猛的推开白曜隆。
“白曜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王昊伸手给了白曜隆一巴掌。
白曜隆低下头,王昊看不见他的表情。
“小白……我……”王昊后悔了,两人相爱,为何要互相折磨。
白曜隆起身快步走出房间。
“来人,看着这间房间,不许里面的人踏出来一步。”王昊听到白曜隆对门外的人说道。
逃不掉了。
白曜隆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房内一阵痛呼,冲进房间。
“王昊!!!”白曜隆彻底慌了,“快叫太医!”
看着王昊肚子上的那把匕首,白曜隆颤抖着不敢上前。
“万万,你别动,你千万别动好不好。”
“白曜隆,我们……是没有未来的”巨大的疼痛使王昊的声音变得飘忽。
“王昊你闭嘴!”
“你听我说好吗。”
“我不要,你这样说话我听不清的,我要等你好起来好好跟我说。”白曜隆执拗地摇头。
“傻子,你过来仔细看看我的伤口。”
白曜隆红着眼眶看向王昊的伤口,与匕首接触的地方隐隐发黑。
“你还下了毒?”
“你要不要听我说。”
“王昊你有病吧!我不听!”
“唉……”王昊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太医姗姗来迟,王昊已经断了呼吸。
白曜隆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这间屋子,这是王昊一直住着的屋子。
白曜隆坐在地上,两脚一伸,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箱子,这个箱子很隐蔽,若不是留心寻找,根本找不到。
白曜隆把箱子拖出来,打开之后,他抱头痛哭。
是字,是王昊写的字,字字句句,写的都是白曜隆。
“甘舍命,只为白”
“只愿拥曜隆,不顾江山”
“……”
一张张写的白曜隆,一张张阐述着王昊的爱。
可是,白曜隆啊,知道的太迟了。
皇宫起火了,是王昊的屋子,啊不,是白曜隆和王昊的屋子。
那天离开的,不只是王昊,还有白曜隆。
“万万,等我一下好吗,我都知道了,我来了。”白曜隆抱着箱子时说道。
「只想骂一句:吾去汝母逼」
「再也不写古风系列」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这种画风」
「以后就要沉迷粗口无法自拔」
「希望各位小姐姐不要看霸王文靴靴」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