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短篇]失约

兄弟梗
ooc我的锅
“昊昊,以后你就有一个弟弟了,你要好好保护他哦。”
“昊昊一定会保护好弟弟的!”
后来王昊深夜从梦中惊醒,总会想起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着“万万”的身影。
幼儿软腻的声音到少年低沉的声音,都重复着让王昊深陷的那一声声的“万万”
以前王昊不懂,他总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曜隆从来不叫自己哥哥,从一开始凶巴巴地吼他到后来好声好气地哄他,却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小白,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呢?”
“我才不呢,说不定哪天我就比你大了。”
“傻子,除非我入土了,不然我永远是你哥。”
“呸呸呸!万万,你不会丢下我先走的,对吧?”
“我当然不会丢下小白啦。”
“我知道万万最好了。”
“哥答应你,只要你需要我,你只要叫声‘哥’我就会马上出现的。”
“万万你又想套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之间的快乐就是这么的简单,轻易许下的约定,也很轻易就破碎。
白曜隆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地叫一声哥呢?
王昊对于情感方面是被动的,当他发觉自己喜欢着爱着自己的弟弟白曜隆时,他感到慌张,他开始躲着白曜隆。
“万万,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啊,我最近比较忙。”
“你骗人,你明明就是躲着我。”
“没有!没有!你他妈要我说多少遍?!”
面对着白曜隆的质问,王昊突然很烦躁,所以他第一次吼了白曜隆。
“对不起万万,你早点睡吧。”白曜隆愣住了,垂下眸子,转身离开了王昊的房间。
王昊关上房门,靠着门愣愣的发呆。就在刚才,他不小心听到了门口传来的那句轻轻的“我爱你”,是白曜隆的声音。
喜悦铺天盖地地涌来,将王昊淹没。
但是那又怎样?
喜悦来的快去的也快,王昊强行拉回了自己的理智。
不,我们不能这样,王昊强迫自己忘掉那句话。
躺在床上,耳边回荡着的,一直都是那句“我爱你”,少年低沉的嗓音,令王昊耳根酥麻。
王昊一如既往地躲着白曜隆,白曜隆也一如既往地追赶着王昊。
终于有一天,参加完同学聚会回来的王昊喝了酒,径直来到了白曜隆的房间。
“万万?”
“万万你喝酒了?”
“你在我床上躺会儿吧我去给你打水擦擦身子。”
白曜隆把王昊扶到了自己的床上,王昊顺从地躺在了白曜隆的床上,舒服地蹭了蹭,嗯,小白的味道。
“万万?万万?你睡着了吗?”
王昊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帮自己擦了身子还换了衣服,舒服的很,不想动了。忽然感觉嘴上多了什么软软的东西,王昊无意识地伸舌头舔了舔,一下子就清醒了。谁他妈的亲我??睁眼看见了白曜隆的脸,王昊突然心怦怦地加速,心一横,闭眼开始回应。
感受到回应的白曜隆变本加厉地压制着王昊,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都感受到了彼此身体的变化。
不知是谁先发出了低吟,不知是谁先发出了喘息,少年的身躯紧紧相拥缠绕,高频率的深入仍不满足。
第二天王昊是被酸痛感唤醒的,看着一屋子的狼藉,他什么都想起来了,身上很干净,看样子白曜隆给自己清理过了,一丝不挂地走到穿衣镜前,看着身上属于白曜隆的痕迹,王昊笑了,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白曜隆的王昊,心理上的满足,让他落泪。
白曜隆和王昊在一起了,王昊不再躲着白曜隆,两个人像连体婴,走到哪儿都在一块儿。
就在白曜隆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时候,不幸降临了。
那天,白曜隆将王昊搂在怀里亲吻,被母亲撞见,一切都掩盖不住了。如果说各种同款只能说明兄弟关系好的话,白曜隆床头柜的润滑剂,揭开了一切,也彻底击碎了母亲心里的那一丝丝希望。
这一天,家里各种摔东西的声音,母亲的哭声,父亲的咒骂声,充斥着王昊的耳膜,白曜隆为王昊挡下了父亲扔来的烟灰缸,粘稠的暗沉的红色,染红了王昊的眼。
王昊捧起白曜隆的脸,吻上了白曜隆的唇,在父母的注视下,忘情地吻着。
“小白,我爱你”王昊红着眼眶说道。
“不,万万,你要干嘛!”因为跪了太久加上身上的伤,白曜隆无法站起来拉住他的万万。
“我没事的。”王昊转身对白曜隆笑了一下,接着向已经愣住的父母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爸妈。”
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王昊终于抑制不住,哭出声,“白曜隆,老子真他妈的很爱你啊,混蛋。”
敲门声响了很久,王昊没有理会,他掏出了放在枕头下很久了的药瓶。
当白曜隆疯了似的砸开门之后,看到了,是他的万万,睡着了,很安静,听不见呼吸声。
白曜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参加完葬礼的,当他捧着王昊的骨灰时,突然想起了两人的玩笑:
“小白,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呢?”
“我才不呢,说不定哪天我就比你大了。”
“傻子,除非我入土了,不然我永远是你哥。”
“呸呸呸!万万,你不会丢下我先走的,对吧?”
“我当然不会丢下小白啦。”
“我知道万万最好了。”
“哥答应你,只要你需要我,你只要叫声‘哥’我就会马上出现的。”
“万万你又想套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曜隆突然感觉脸上湿湿的,猛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哭啊。
“哥。”
“哥哥。”
“王昊!你混蛋!不是说喊你哥你就会马上出现吗!”
“你怎么可以……”
“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啊……”
王昊离开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有一张纸,静静地放在书桌:
我爱的白曜隆:
           对不起,我失约了,我爱你
                                                                                             王昊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