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酥鱼哥哥

底线不碰 随你蹦哒

因为是你罢了

2.双标拜托也收敛些吧喂!
放学了,王昊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角落还窝着一个庞然大物,嗯,又睡着了,怕是头猪吧。
“喂,你怎么还在这儿。”王昊不客气地把教案拍在白曜隆的头上。
白曜隆平时不怎么发脾气,唯独起床气凶得很,特别这回还是被暴力叫醒的。猛的直起身子,气压很低。
王昊是谁?国服第一中二病,能怕他这个一股子奶味的龙崽子?
“你去不去吃午饭。”王昊想着刘嘉裕八成是赖在李京泽那儿了,白曜隆这会儿肯定没人管。
白曜隆还没睡醒呢,盯着王昊帽檐下的眼睛,没说话。
王昊以为他不愿意,转身就走了。
“诶诶诶!等等我啊兄弟!”白曜隆的大嗓门儿在王昊的身后炸开。
王昊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去和白曜隆说话了。
王昊从来都不去食堂的,他宁可绕一小段路去到学校后门的一个私人饭店去,因为那里有他的专用的餐具。
王昊这人吧,特别沉,自己一个人呆着倒也清净。但是今天,王昊有种想要爆粗口的冲动,但是本着人民教师的职业操守,他加快了步伐,并不想去理那个聒噪的龙崽子。
“兄弟你叫什么啊?”
“王昊。”
“是那个日天日地的昊吗?”
“……”
“你教的什么科目啊?”
“英语。”
“你猜猜我是教什么科目的!”
“……”
“你猜一下嘛”
“……体育”
“你好厉害啊”
“……”
“你是怎么猜到的啊。”
“……”(王昊:就你这智商还能教什么?)
两个人一并走在路上,虽然大部分都是白曜隆在说话,但王昊也难得有耐心偶尔回他一句话。
好不容易到了饭店,丁飞惊讶王昊带人来餐厅的同时,也不忘调侃一下:“哟万总祸害了谁家的娃儿啊?”
“你的店还想不想要了?”
“这位客人请问你吃什么?”
人嘛,有的时候不要太嘚瑟就是这样的。
“喂,你吃什么?”王昊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还带了一个人。
“万万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呀”白曜隆坐在座位上两手托着脸看着王昊说道。
“这什么鬼名字!贼麻了!不许叫!”王昊听到这个称呼,一个白眼没翻到天上去。
“哦。”白曜隆委屈地看着王昊。
“……算了,随你吧。”王昊突然就心软了,鬼知道为什么,王昊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怎么对这个突然就出现的人这么宽容。
“那?还是烧汁牛肉饭?”丁飞见两人似乎关系确实不一般,也没再调侃。
“不了,鳗鱼饭吧。”王昊今天不知咋的,点了个甜口,“再来份生鱼片然后寿司。”这崽子看起来很会吃的样子,王昊决定多点一点以防万一。
“万万,我要波子汽水!”
“两瓶波子汽水……”王昊对低头下单的丁飞说。
“知道了,你去坐那儿吧。”丁飞头也不抬地说。
王昊迎着白曜隆的目光越过了他走向了餐厅的角落,白曜隆挠了挠脑袋起身跟上,一屁股坐在王昊对面,继续托脸看着他。
“……”
“万万你为什么喜欢角落呀”
“……”
“万万你睡着了吗”
“……”
直到白曜隆快把他的那颗卤蛋头塞到王昊的帽檐下了,王昊无奈开口:“我没有睡着,我只是上了两节课,累了。”
“哦哦哦,那万万我不吵你,你休息吧。”白曜隆乖乖端坐在王昊对面,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打量着王昊。
王昊看这孩子憋得慌,开口:“你为什么叫我万万?”
“因为刚才那个老板管你叫万总啊,我觉得万万更适合你!”白曜隆听见王昊主动跟他说话,激动的放大了声音。
“公众场合音量拜托小一点哦,虽然我这是私人饭店。”丁飞惊讶居然有人可以和王昊同桌吃饭心想:这下可是厉害了,王昊八成得栽在这人手里了。
“啊啊啊,对不起!”白曜隆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激动了。
“傻子,我睡会儿,上午睡那么久了,还睡吗?”王昊感觉自己跟他搭话是错误的选择。
“不睡了不睡了。”白曜隆降低了声音。
“等等东西上齐了叫我。”王昊说完闭上眼,不再搭理白曜隆。
白曜隆生怕吵醒王昊,默默地把手机关了静音,就这么看着王昊睡觉,真是好看呢。
「更文的手机落在同学家差点没法更新哈哈」
「我在想要不要给飞总找个伴儿啊孤家寡人的」
「今天更新有点匆忙错别字什么的忽略吧哈哈」
「以上  超可爱的酥鱼」

评论(7)

热度(86)